万书阁 > 都市小说 > 兽撩娇妻:狼性老公难伺候 > 第88章 一山还比一山高
    童言无忌,却又是那么的真实和直接,让白墨宇原本就白皙的脸一下子泛起了不自然的潮红,“你是果果吧?”

    “嗯,我是果果,我是姐姐。”果果小大人一样的不慌不忙的说道。

    晚秋想插言想让孩子们去睡觉再不许管大人的事,可白墨宇却很快道:“我要娶你们妈咪是因为我爱她,只有爱才能给她幸福。”

    “那我爹地不爱我妈咪吗?”一旁,诗诗也忍不住了,是呀,妈咪是要嫁给爹地的,怎么可以嫁给干爹呢?这些关系,让她的小脑袋瓜有点理不清了。

    “这个……”白墨宇求救似的转向了晚秋,他怕他说错了什么伤害了晚秋的心。

    盈盈一笑,她这一对活宝贝呀,她爱惨了两个小家伙,“诗诗,果果,这是大人的事情,你们小孩子不可以参与哟。”

    “可是……可是我们想要跟爹地和妈咪住在一起。”

    晚秋的心激棂一跳,孩子们想的真好,可是冷慕洵现在根本不给她机会,他时时想着的都是与敏秋在一起,摇摇头,“诗诗、果果,爹地和妈咪都爱你们,可是,妈咪和爹地不一定要在一起哟,很多孩子的爹地和妈咪是不在一起的。”

    “那是离婚,妈咪,你和爹地要离婚吗?”

    她傻住,她与冷慕洵还真的有一场婚礼,甚至于依着协议她现在也是冷慕洵的妻子,他们之前只差了一纸结婚证罢了,依着孩子这样说,她与他还真的要离个婚,确切的说是要把那份协议取消,可他说过,结束只能由他说了算。

    纠结呀,让她的心也很烦,他不爱自己,她却又甩不开他,眉头一瞬间就皱了老高老高,她是那么的心急气躁。

    “妈咪,你不开心我问的问题吗?”

    “不是,只是这问题有点难回答罢了,让妈咪想想,过几天再回答你们好不好?”

    “好吧。”诗诗和果果仿佛很大度的应了。

    白墨宇这才退了出去,说实话,他现在最怕的就是回答两个小家伙的问题了。

    眼看着他退出去,诗诗和果果倒是很有礼貌的向他道:“干爹晚安。”

    “晚安。”自嘲的一笑,他不怕枪林弹雨,却在面对两个小孩子的时候竟是微微的怯步了。

    孩子们洗了澡就爬上了床,自然是与晚秋一张床,“妈咪,我好困。”打着哈欠,一边说一边躲下,一会儿的功夫两个小人就沉入了梦乡。

    听着她们均匀的呼吸声,晚秋却怎么也睡不着了,悄然起身走到了窗前,推开阳台的门,室外,月光如银的洒漫过来,映着这夜色也仿佛不真实了一样。

    身子靠在阳台的瓷砖面上,冰冷一片,这是夏夜里最令人舒服的一刻吧,晚秋安静的望着眼前的景致,心底在梳理着这两天所发生的一切,不知道做得对不对,可她第一次的想按照自己的心走一次,孤单了六年了,她真的不喜欢看着冷慕洵面对敏秋时的样子,那眼神,是太深的痴恋了,落在她的眼中,其实说白了就是一种无形的伤害,明知道不可以,却让她的心总是无比的灼痛。

    “咚咚……”敲门声响了起来,那声音虽然已经是尽可能的小了,可晚秋却怕吵醒了孩子们,急忙的就走到门前,一开门,原来是白家的女佣。

    “这位太太,你是姓仲吧?”

    “嗯,我是。”狐疑的看着这女佣,晚秋真的猜不出她要做什么。

    “那就对了,楼下有你的电话。”

    “电话?”手指着自己的鼻子,“找我的?”

    “是的,很着急。”

    “男的女的?”不知道为什么,她第一个反应是那个人是男的,而且就是冷慕洵,如果是冷慕洵,她不要接,想起酒店里他与敏秋肩并肩而站在一起的画面她的心就骤然一痛。

    “女的。”

    晚秋更是想不到是谁了。

    “太太你快下去吧,那女人的声音很急切,好象是出了大事似的。”

    “好吧。”刚刚说话的时候她已经转出了房间,只要不吵醒已经睡熟了的孩子们就好,飞快的踱向楼下,梁淑珍、白展楼和白慧早就已经不见了,都是被白墨宇安抚的回去自己的房间了吧,晚秋拿起客厅桌子上的电话,沉声道:“你好,我是仲晚秋,哪位找我?”能查到她在白家,这个人绝对不一般,因为她到了白家也没有多久的时间。

    “晚秋,你真的在白家呀。”

    原来是敏敏,想到白天敏敏的表现,先是故意的告诉她冷慕洵受伤的事情,却又把她姐姐叫去了火山岛,那所有发生的一切,似乎都带着些神秘的色彩和一些不可告人的目的,这让晚秋不由自主的就对敏敏反感了,“报歉,我已经睡下了,再见。”她说着就要放下电话。

    可是,电话的话筒里却传来敏敏急切的声音,“晚秋,你去接阿洵吧,你若不出面,只怕,他真的要被扣在警察局了。”

    有点莫名其妙,这是怎么回事?她真的一下子反应不过来了。

    可是当听到警察局这三个字的时候,她的手又不由自主的拿起了听筒,“阿洵怎么被扣在了警察局?”

    “他开快车,还有,我姐夫告他了。”

    “哦,我知道了。”随手就放下了电话,她去有什么用?

    她又不认识半个警察,她不过是他N多年以前的名义上的妻子罢了。

    心思一动,这个时候绝对的不能乱,虽然不想再与冷慕洵有瓜葛了,可当听到敏敏说他被抓了,她还是不放心,找沙逸轩吧,好歹人家也是师长呀,肩膀上都挂着杠杠和星星的。

    “晚秋,怎么这么晚?”娄千晴打着哈欠接起了她的电话。

    心里都是歉然,“千晴,不好意思呀,这么晚还打扰你。”

    “有事吗,你说吧,没事的,只要是你的电话,我二十四小时都接,喂,我可是把你当成是亲姐姐一样对待的。”

    “那个,敏敏说冷慕洵被扣到警察局了,我觉得我的身份真的不适合去看他,不如……不如……”

    “呵呵,我明白了,我打个电话给逸轩,让他去处理就好了,你放心。”

    “那,谢谢你。”迟疑着,谢过了,却不知道为什么还是不想放下电话。

    “谢什么,等有消息了我再回个电话给你,快去陪着孩子们睡吧。”

    “嗯,晚安。”听到千晴说要回电话给她,她这才放心了,跑上了楼梯,白墨宇正穿着宽松的家常服站在那里,“谁的电话?”

    )

    “冷慕洵被抓了,我让千晴找沙逸轩去处理一下。”

    “晚秋,去我书房坐一坐吧。”

    “有事?”看着白墨宇很认真的一副表情,似乎还有什么很重要的事要告诉她,拜托,千万不要再说娶她的事了,她只是要给自己一次试验的机会罢了,她可没答应过真的要嫁给他,嫁人,这是一辈子的事,这可不是玩笑,她要好好的考虑清楚的。

    “嗯,有点事,我觉得有必要告诉你让你知道。”

    听他的口气似乎和她与他之间的私事没关系似的,这让晚秋不由得轻松了些,“走吧。”

    白墨宇头前带路,他好高,与冷慕洵差不多的身高,可他更细瘦些,也显得他好象比冷慕洵高一些,让她每次走在他身后都有一种无形的压迫感。

    一杯茶放在了桌前,晚秋拿起,冷气冲淡了茶的热汽,让鼻尖只飘着一股淡淡的茶香,这茶,是她喜欢的那种清淡的茶。

    “晚秋,夏景轩离职了。”才一坐稳,白墨宇突然间说道。

    “啊,什么?”

    “夏景轩被撤职了。”

    “是吗?”又听着白墨宇重复了一遍,她却不觉得这有什么,“他那样的人,就该撤职。”活该,凭什么当初他说甩就甩了她,现在想要要回她她就要听他的话乖乖的回到他身边呢,不要,她坚决不要。

    “晚秋,其实,你这次的事不全都怪夏景轩。”

    “怎么会?他到处放谣言要我做他的女人,还是那么难堪的小三的身份,原来不过是想要让我替他老婆生个孩子罢了,我才不要。”

    “晚秋,你觉得夏景轩就算是要得回你,他有必要到处宣扬这些对你不利对他也不利的消息吗?”

    是呀,在看到墙壁上的油漆字的时候她也想到这个问题,于是就在墙上添了那一个‘夏’字,结果,很快那墙上的字就被人解决处理掉了,那时她就想到应该是有第三方参与进了那场游戏中,现在听着白墨宇的话,似乎,那更象是真的了。

    看来,靳少森的权力也不过如此,一山还比一山高。

    蓦的,她想到了冷慕洵,“是冷慕洵?”不会吧,她不相信冷慕洵会造谣生出她与夏景轩之间的故事与难堪,想起那条街上听到的那些难听的话,她真的不相信那是冷慕洵做的。

    “我也不知道到底是谁,可我觉得冷慕洵和沙逸轩都有嫌疑,你以后与他们接触的时候小心些,别被人利用了,到时候你得罪的不是夏景轩,而是靳家,靳少森那个人也不是好惹的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