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阁 > 都市小说 > 林家娇女 > 第191章
    皇帝登基之后一直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太平盛世,一派详和景象。

    太上皇的千秋节快到了,皇帝和皇后和往年一样尽心操办,务必要让老人家的生辰过得喜庆又隆重,尽善尽美,无可挑剔。

    皇帝下朝回来,和皇后坐在一起,细细看起太上皇千秋节的诸般安排,“……父皇爱惜民力,总说生辰不要太过铺张,前儿个还把我叫过去了呢,吩咐要简办,说虽是太平盛世,太仓存粮存银也是有数的,若太过侈糜,户部也是为难的。何苦为了他一人,耗费数不清的财力物力人力……”皇帝一边看,一边和皇后说着话。

    阿昰还小,皇后舍不得他独自居住,故此还是和皇后一起住在清宁宫的。听到皇帝的话,阿昰痛苦的皱着眉,好像在想什么令他很为难的事。

    “阿昰,你怎么了?”皇后心细,看到小儿子模样不对,赶忙问他。

    阿昰几经挣扎犹豫,小脸蛋上现出坚决的神色,“父皇,母后,等等我。”咚咚咚的转身跑了。

    “阿昰这是要做什么啊?”皇帝纳闷。

    皇后是最懂得阿昰的人了,可是一时之间也没弄明白小儿子这是怎么了。

    过了一会儿,阿昰吃力的抱着两个大扑满进来了,后面跟着内侍宫女要献殷勤替他拿,他不让,“这是我的扑满,我抱得动。”费劲扒拉的抱着两个大扑满进了殿门。

    皇帝心疼,大踏步跨过去,到了他面前。

    “父皇,给你。”阿昰腼腆的笑,“祖父过千秋节用。”

    皇帝感动极了,“阿昰是要把你存的钱给祖父过寿的时候用么?”

    “嗯。”阿暋酢跬罚?芏?碌难?印?lt;br>

    皇后也走了过来,一脸惊讶,“阿昰你很看重这些个存钱罐呢,没想到这便献出来了啊。”

    “户部没钱呀。”阿昰一脸认真,“户部为难,父皇也会为难的。”

    皇后和皇帝一起感动了,“我们阿昰是听说户部为难了,便想添出自己的私房钱,既不让户部为难,又让祖父热热闹闹的过了千秋节,还不让父皇为难,对么?阿昰真是懂事孝顺的好孩子啊。”

    阿昰被他的父皇母后夸奖着,有些扭捏起来。

    “难得,难得。”阿昊从外面回来,很是感慨,“我们的小财迷阿昰能把他的扑满献出来,这可是件大事啊。”

    要知道,阿昰这几年对他的扑满那是很重视的,只要有机会,便惦记着把扑满装满。装满了之后

    珍爱的藏起来,再装下一个……

    爱笑的阿昰这会儿却板起小脸,“我才不是小财迷!我是……”他眼珠转了转,想到了什么,高高兴兴的说道:“我是勤俭节约,积少成多,聚沙成塔,集腋成裘!”

    阿昊浅笑,伸手揉他的小脑袋,“不简单啊,会说这么多成语了。”

    “那是。”阿昰骄傲的昂起头。

    清宁殿中传出一阵阵欢快的笑声。

    这件事令得皇帝很是感动,带着几个孩子去向太上皇请安的时候特地说了出来,太上皇也很高兴,叫过阿昰,抚摸着他的头顶,满脸欣慰喜悦之意。

    “祖父,哥哥姐姐在商量给您送什么做寿礼,阿昰也在想。”阿昰乖巧的告诉他。

    太上皇微笑,“好孩子,这已经是最好的寿礼了。”

    他还需要什么金银珠宝不成?阿昰的这份心意,已经胜过稀世奇珍。

    “好省钱。”阿昊一本正经。

    “太省钱了。”阿昕也笑。

    两个扑满里才能装多少钱啊,阿昰这回可是省了不少呢。

    “所以,阿昰最后还是省钱了么?”阿旸如梦方醒。

    太上皇、皇帝等人都开怀的笑了起来。

    阿昰偎依在皇帝身边,笑的很不好意思……

    太上皇过千秋节,皇室宗亲等自然是要献寿礼的。已经出阁数年的八公主当然也不例外,她亲手给太上皇绣了一幅观音图,绣工极为精致讲究,图上的观音圣洁而又慈爱,柔美可亲。

    林沁送给太上皇的寿礼却是很特别,“我把小阿昳送给您!”太上皇听的精神一振,“阿沁,你舍得把小阿昳送到温宁宫么?那可真是太好了。”林沁陪笑脸,“当然不是以后就送到温宁宫养着了,是来陪您几天,陪您几天。”太上皇叹了口气,“就知道你和煜儿没这么好。”虽然好像很下气的样子,太上皇心里还是很高兴的,命令高元煜和林沁带着小阿昳到温宁宫暂住数日,“不用送礼了,让朕多看看小阿昳便好。”

    小阿昳住在温宁宫的这几天,柏太妃、于太妃和另外两位太妃一个比一个兴奋,从早到晚围着小阿昳打转。尤其是柏太妃,瞧见小阿昳便移不开眼睛了,眉花眼笑,喜之不尽。不光柏太妃,连于太妃都是怦然心动,“这孩子也太招人喜欢了,要不咱们设法把孩子偷过来吧?”于太妃本是开玩笑的话,柏太妃却认真了,忙道:“这可不成。煜儿把小阿昳当宝,离了她饭都吃得不香,觉都睡不安稳。咱们看看就行了,过几天还把孩子送回去。”于太妃惊讶的看了她一眼,“你想开了啊。”柏太妃脸色微红,“到了这时候,我还有什么想不开的?咱们几个人年轻时候就说的来,老了一起做个伴,隔三岔五的见见儿子、孙女,岂不是很好?何苦闹来闹去的呢,倒把和孩子们的情份闹得淡了。”于太妃听她这么说,感慨不已。

    是啊,温宁宫的供养何等丰厚,太妃们又不用争权夺利,日子过的逍遥自在。几个老姐妹在宫中做伴,还能经常见到儿子、孙女进宫探望,分明是神仙般的日子,又有什么好不满足的呢。

    林沁和高元煜住在温宁宫这几天,什么也不做,就是陪着太上皇。

    太上皇闲来无事,皇室宗亲们的寿礼他便瞧着解闷。林沁和高元煜陪着他,在满满一屋子的寿礼中转了转,随意看了几家的寿礼。

    “那是什么?”太上皇看到一幅卷轴,随口问了一句。

    内侍忙答道:“是八公主亲手所做的观音图。”

    林沁脸色微变。

    八公主名义上是和皇帝同母的嫡出公主,可是不管她出嫁前还是出嫁后,不管崔充媛有没有被追封为皇后,太上皇和皇帝对她都是不冷不热的,从来没有任何优待。林沁虽然从来没有开口问,却知道这里面一定是有原因的。八公主的驸马是普定侯的小儿子,人温和宽厚,但是没什么出息,如果八公主是一位没野心的公主,日子也应当过得很不错了。可是,偏偏已经败落的普定侯府诸人天天在她耳旁唠叼挑唆,听说八公主近来也颇有怨言……

    也难怪。她以为皇帝是和她同母的亲哥哥,亲哥哥做了皇帝,她这位御妹却没有得到任何优待,心里哪能服气?普定侯府就没一个有出息的人,现在就想靠着她飞黄腾达呢。

    林沁心中生出不妙之感,忙搀扶起太上皇,“父皇,我好像听到小阿昳的笑声了,也不知这小丫头在高兴什么呢?”想哄着太上皇往外走。高元煜和她心有灵犀,也是一般的想法,蹿掇道:“父皇,赶紧,咱们出门看看。”扶着太上皇要往外头走,谁知太上皇却是恍若无闻,淡声道:“把这观音图打开。”

    内侍答应一声,恭敬的将图徐徐展开。

    一幅栩栩如生、惟妙惟肖的观音图呈现在太上皇面前……

    太上皇身子颤了颤,慢慢走近那幅观音图,颤抖着伸出手轻抚那观音的脸颊。

    两行泪水,顺着他的面颊流了下来。

    林沁眉头挑了挑,暗暗咬牙。她和高元煜交换了一个眼色,心里都知道八公主所绣的这幅观音图定是和已经过世的崔皇后有关,才会勾起太上皇的伤心往事……林沁和高元煜都没和八公主打过什么交道,这会儿却都是对她心生不满,“公主该有的尊荣你一样不少,便是太上皇和陛下没有额外疼你,也不是他们欠你的。你这是做什么呢?不知道老人家年纪大了,最怕伤心难过么?”

    “父皇,外面太阳多好啊,我陪您去晒晒太阳,好么?”林沁搀扶着太上皇,声音异常温柔。

    “就是,太医交待过,您多晒太阳会比较好。”高元煜在旁附合。

    太上皇默然良久,道:“把这幅图放到朕的寝殿。”内侍不敢怠慢,忙答应了,小心的将图卷起收好,送往太上皇的寝殿。

    林沁和高元煜心中叫苦不迭。

    看了便会流泪的图,放到寝殿早晚都瞧着,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啊?

    虽然很是担心,可林沁和高元煜不知究竟,也没敢多劝,一边一个扶着太上皇出来了。

    值得庆幸的是,太上皇出来之后便好像一切如常了,还命人把小阿昳抱过来玩了好一会儿。

    林沁和高元煜略微放心。

    不过,他俩还是把这件事悄悄告诉了皇帝和皇后。

    皇帝沉默半晌,道:“知道了。”

    皇帝和太上皇密谈了许久,至于他们父子到底说了些什么,外人便无从得知了。

    和皇帝密谈过之后,太上皇好似没了心事,脸上带着笑容,度过了他的千秋节。

    皇帝把普定侯放到两广任职,又借口驸马在在父母膝前尽孝,将八公主和许驸马也一并远远的迁出了京城。八公主精心所绣的观音图本是想唤起太上皇的爱怜,没想到弄巧成拙,反落到了这样的一步,不禁花容失色。

    太上皇知道这件事后,没有说别的,只是交待皇帝,“她身上毕竟流着崔家的血,对她宽厚些。”皇帝神色淡然,“我不会优待她,也不会苛待她。而且,不会允许别人欺负她。”太上皇默默点头。

    八公主和皇帝既不同父,也不同母,皇帝念在她也是崔家血脉,已经对她格外开恩了。

    皇帝亲自收走了八公主所绣的观音图,“她根本没有见过我母亲,这图上的人当然也不是我母亲。父皇,您不能对着一个不是我母亲的人发痴发呆。”太上皇嘴角微扬,眼眸中满是宠溺笑意,“耀灵可真霸道啊。”皇帝道:“我就是霸道,怎么了?父皇,您若思念她,便多看看阿昕吧。”皇帝记得太上皇曾经说过,阿昕是有几分像祖母的。

    太上皇微笑,“也可以多看看小阿昳啊。”

    皇帝极为赞成,“就是,多看看小阿昳。父皇,您如果喜欢,便让阿煜和阿沁一家三口住在宫里陪着您。”

    太上皇脸上露出淡淡的、欢喜的笑容,“也不用住在宫里,常来看看就行。”

    入冬之后,太上皇身体便有些不好了。

    爱咳嗽,常发烧,少气无力,无精打采。

    皇帝和林昙自是担心的,林昙请了寒大夫来为太上皇诊治,可是苦药水喝下去,太上皇却没有什么大的起色。

    高元煜和林沁天天来看望他。

    太上皇见了他俩很高兴,却不许带他们小阿昳过来,“病人身边阴气重,小孩子娇嫩,不许离太近了。”高元煜、林沁拿他没办法,只好将小阿昳留在了楚王府。

    太上皇要亲眼看看自己的陵墓,并且不许皇帝陪着。皇帝很不情愿,可太上皇很是执拗,只好依了他。数千名侍卫、内侍保护着太上皇,浩浩荡荡出了紫禁城。

    帝王的陵墓总是占地辽阔,气势恢宏,不同凡响的,帝陵周八十里,有城垣两重,内城置四门,是仿照紫禁城的格局营建的。到了帝陵,太上皇并没有在外面多加停留,而是沿着墓道,进入阴森而肃穆的地宫。进了地宫之后,太上皇对别的地方并无兴趣,“去后殿。”

    后殿,便是地宫中的寝殿了,停放帝后棺椁的地方。

    林沁和高元煜这天又进宫看望太上皇,到了之后才知道太上皇去看陵墓了,林沁很不放心,“不行,父皇自打看了那幅观音图之后神色便不对了。”和高元煜商量了下,瞒着皇帝和皇后,悄悄的也去了帝陵。

    到了帝陵之后,外面有内侍和侍卫看守,不肯放他们进去,“太上皇有命,便是皇帝陛下来了,也不许进去。”林沁心中焦急,“我不止是父皇的儿媳妇,还是他的女儿啊!别人不能进去,他的女儿却不在此列,你们说对不对?”高元煜神色郑重,“太上皇这些日子郁郁寡欢,万一他老人家……”他没有继续说下去,但是他的神色和语气已经把内侍和侍卫们吓着了。

    如果太上皇出了什么事,不光他们人头落地,家人也要跟着遭殃。

    可是若把楚王和楚王妃放进去,太上皇便是生气,最多责罚一番也就是了。毕竟楚王妃自小便受两宫宠爱,名义上太上皇的儿媳妇,其实和女儿无异。

    内侍和侍卫到底还是把他们放进去了。

    两人进入阴森而肃穆的地宫,林沁打了个寒噤,高元煜忙伸手揽住她。

    两人小心翼翼的往前走,地宫中烛火通明,而且和宫中的布局是相似的,两人既然猜到太上皇的心意,顺顺当当的便找到了后殿。

    进到后殿,两人呆住了。

    这里中间放了冰棺,冰棺旁不知堆了多少冰块,白气缭绕。而四周围的墙壁上则是规律的嵌着一个又一个的小洞,每个洞里都放着一颗宝石,发出柔和而耀眼的光芒。天花板则做得像星空一样,蔚蓝色的天幕上群星闪耀,其实也是一颗一颗的贵重宝石,像夜明珠一样闪闪发光。

    太上皇正步履蹒跚的往冰棺旁走。

    高元煜一个箭步冲上去,紧紧扶住了他。

    林沁也跟了上来,挽起太上皇的胳膊,眼中含泪,“父皇,这里冷,跟我们回家吧。”

    太上皇喃喃道:“是啊,这里很冷。她一个人冷冰冰的住在这里,已经很多年了。阿沁,煜儿,她一定很寂寞,很冷,一定很想让朕来陪她,你们说是么?”

    林沁惊骇得差点失声尖叫。

    高元煜也是浑身冰凉。

    夫妻二人迅速的对视了一眼,心中明白定是八公主的观音图勾起了太上皇的思念,他情不自禁来到这里,一开始可能只是想看看她,等到真见了她,却又怜惜起她的孤单寂寞冷清,想要陪着她了……

    “小阿昳还在家里等着您呢。”林沁手下不知不觉的就用足了力气,神情紧张,“父皇,祖母也在宫里等着您回去!”

    上有老,下有小,您好意思只顾着自己么?

    高元煜神情恳切,“父皇,我方才看到大哥和阿昊了,阿昊似是有心事,咱们回去看看他,如何?”

    知道太上皇最疼的孙子便是阿昊,有意提了起来。

    太上皇的眼神果然柔和了,温柔望着冰棺,“阿昊的祖母在这里……我第一回见到她的时候,她还是崔太傅家中的娇女,只有十三岁,豆蔻年华,已是清丽无匹。后来崔太傅因罪被诛,崔家落难,我费了许多心思将她带到身边……她为我生下耀灵,我们很恩爱,日子过得像神仙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