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阁 > 都市小说 > 杀死渣攻的一百种方法[快穿] > 第八十六章
    桃花源刚开始建的时候,就传出了消息,是张建国的大儿子拿了一笔钱回来大弄。

    消息传到市里,自从张建国发了家,先是从村里搬到镇里,后又从镇里搬到县里,如今全家都在市里,第二任太太说市里有助孩子的教育。

    县里的温泉馆也卖了,现在张建国就在市里弄了个健身房,小日子过得滋润,一到周末就开车带着孩子到魏家庄转转吃点农家土特产。

    这张建国虽然对老婆不怎么地,他这人好色,当年一有点钱就管不住自己下半身,现在照旧,外头红旗飘飘,家里头第二任妻子也是过来人,从最开始的撕心裂肺大吵,到现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反正钱给她就成了,再说了,真离了婚孩子怎么办?家里的存款房子车子,难不成白便宜外头的狐狸精吗?

    不过张建国玩是玩,到没玩出人命来,可能年纪大了,当初年轻时又胡混,又做了保护措施,外头的小三小四小五都没怀上。现在张建国就宝贝他这俩龙凤胎。

    一儿一女齐全了,宠着俩人,想要什么买什么,有时候妻子说话都不爱,就是爱听儿子女儿的话。

    第二任妻子也是因为张建国这点,到后来才一直忍着,外头不下蛋的老母鸡就是在漂亮会勾人又怎么样?

    这次周末到了魏家庄玩了一圈,张建国就听见他大儿子张榕要盖庄子。

    外人一提,说虎父无犬子,你这大儿子真是好样的,研究生,现在又拿了一大笔钱,可真是生财有道啊!

    张建国一脸尴尬,打了个哈哈。当初跟张榕妈离婚,因为张榕妈找了个外国佬,样样比他好,气得张建国不成,觉得脑袋有点绿。这人就是大男子主义,觉得男人在外头应酬就是可以的,风流下也能被原谅,女人就不成了,典型的淫1荡不知羞耻,因此又气又恨,连带着对张榕也迁怒了。

    因此一结婚就把张榕赶到乡下去了,看见张榕就想起了张榕妈给他戴的绿帽子。

    时隔十来年,张建国早都忘了这个没有存在感的大儿子,这会听个外人提起来,还挺心虚,他想了半天也没想起来孩子现在长什么样子。

    龙凤胎今年十四,正初三,学习成绩算是班里拔尖的,虽然脾气有些娇惯,但学习确实不错,这也是张建国宠爱俩人的原因之一,能给他挣面子。

    大儿子张轩从头听到尾,这会见他爸正若有所思,就生气了。他从小听他妈说以前的老事,这个哥哥自然也在其中,添油加醋的,张轩对这个哥哥印象就很差,尤其后来张建国赚了不少,张轩他妈就说这大儿子以后要跟张轩抢饭吃争遗产,比外头没影的野种好不到哪里去!

    兄妹俩想法一致,这十来年,他爸对俩人的宠爱,以及未来的家财,这都是只属于俩人的,现在多出来个哥哥,还被外人夸成了花,兄妹俩心里冷哼,要是爸爸敢认这个哥哥,就闹!

    回去的路上正好经过张家村,张建国一个出神,副驾驶的妻子看见了,心里就知道那个讨债鬼要回来要钱了。

    当晚回去张建国就睡不着,怎么说这也是自己第一个孩子,人老了,就爱回想以前,想到第一个孩子时的激动,一夜翻来覆去,第二天就耐不住了,悄悄跑到张家村了。

    张轩和张琳看着他爸哼着歌拿着钥匙往出走,立马跟他妈报告,李丽一听,两条眉毛一竖,“你爸估计跑去张家村了,我就知道,十年了都没找过,现在装什么好父亲。还有那个野种,十年了没回来,现在你爸生意好了就往张家村跑,这不是明摆着?华国村子那么大,怎么只挑这儿?”

    李丽眉头一紧,“不行,等你爸回来,你们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明天我们去张家村,看看那个野种到底要做什么!”

    张建国到了张家村,徘徊了两圈,终于还是进去了,一打听,人就在山上,心里虚着往山上走。

    在人群中,张建国一眼就认出张榕了,实在是跟前妻太像了,全身上下没半点像自己,那股热烈就少了一半。

    “张榕?”张建国试探的叫了声。

    张榕回过头就见他爸站在那儿,跟记忆中相比,眼前这个男人又肥了一圈,小肚子头发微秃,原本还算英俊的五官现在看起来也油腻腻的,跟记忆中像是两个人。

    “爸。”张榕淡淡的叫了声,“你怎么来了?”

    张建国一听张榕叫爸,一瞬间就放松了,还是他的种,也忘了自己十多年不养儿子的错了,像是张榕那声爸抹去了所有。

    哈哈一笑,“听外村人说的,你回村里了,这不是好久没见没?过来看看。”张建国笑的有些圆滑,可能做生意久了,一直端着这副姿态。

    “爷爷去世后就没见了,我也记不清是十几年了。”张榕表情还是淡淡的。

    张建国被张榕刺了下,脸上笑容也淡了,没有话说,咳了两声,板着脸,“你现在不上学了?怎么跑到村子来,还盖什么庄子,你能有多少钱,少胡闹,你爷爷给你留的底儿你别折腾没了------”

    这会端起父亲的架势教训他?张榕心里觉得讽刺,打断了张建国,“我研究生毕业了,爷爷留的我没动,至于盖庄园,我用的是我的钱。”

    “你能有几个钱?”张建国对他老父亲留给大儿子的东西还是知道的,“不管怎么说我也是你爸,你现在回村里,钱不够的话我这儿有。”

    儿子别的地儿不去,非要回到张家村,这不是变相的问他要钱么?不然一个研究生毕业能赚多少钱?还盖庄子?可能是别人夸大了,可能盖个农家乐还是成的。

    “我别的不多,几十万爸爸还是能让你玩玩的,你做大点-----”

    旁边规划图纸的建筑师听着话先笑了,见男人看他,不好意思笑笑,解释道:“张先生,你儿子有钱,整个山都包了百年,更别提这庄子,这还没怎么动就投资了三百万。”

    张建国是有钱,但全部不动产动产加起来也就七八百万,手头上的现金不过一百来万,现在一听建筑师这么说,一直惊讶的都不知道说什么了,结结巴巴,“三、三百万?!”

    “您儿子要求古朴大气,后期内饰什么的估计还贵,这山虽然不大,但也是个山,整个山都买了,还能小打小闹啊?”建筑师笑笑,拉着图纸去忙了。

    张建国一口气都没顺过来,再看这个大儿子怎么看怎么陌生,原本来时高高在上的上位者气势,现在一下戳破了。

    儿子比自己有钱,根本不屑也不需要自己的钱,这一切都是他想多了。这样的事实让张建国脸都臊红了,也没勇气在留这儿了,刚才洋洋得意说的话跟打他的脸似得。

    “那啥,我先走了,你好好忙你的。”张建国留下这一句灰溜溜的回去了。

    张榕脸上挂着讥讽的笑。

    张建国回去后嘴里叨念着三百万,被李丽听见了,还以为野种要三百万,气得心肝都疼了,第二天一早带着孩子去了趟张家村,结果没碰见张榕,倒是听说这里投资大,心里咯噔了下,转头就冲着俩孩子,“听见没?我就不信这个野种没什么心思,果然回来是问你爸要钱的,你爸昨天还说什么三百万,要真给了野种,你们俩个就跟我一起喝西北风去。”

    张轩阴着脸。张琳比较直,藏不住话,当天回去就问了她爸,张建国抽了支烟,实话实说,但是李丽和张轩压根不信,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怎么可能一出手就这么一大笔,尤其李丽,她是不会信野种有那个手段本事。

    李丽心里有了计算,背着张建国偷偷转移资产,被张建国逮个正好,又是一顿夫妻互殴。

    张琳在旁边哭着拉架,张轩阴着脸,都怪那个野种,要不是他,爸爸和妈妈怎么会打架?

    “你脑子是有毛病是吧?家里的钱都在那儿放着,你自己看看少没少,我都说了,那庄子的钱都是张榕出的,没问我要一分,你整天跟孩子们胡说什么?野种?!张榕是我第一个儿子你跟我说野种!”张建国也气急了,反手就抽了李丽一个耳光,他最看重的就是钱了,李丽竟然敢动他的资产。

    李丽捂着脸,歇斯底里吼道:“他才多大?能拿出那么多钱,不是你给的骗谁?你是不是背地里偷偷有别的资产?”

    之后又是一顿互殴。

    张轩心里恨着张榕,当天拿着钱打着车就去找张榕了。

    正巧张榕跟明识就在山头散步,张轩见过张榕的照片,直勾勾的就冲上去了,十四的孩子营养跟的上,已经一米七多了。

    人还没接近张榕,就被明识一脚踢开了,明识控制着力道,只会疼不会什么重伤。

    “你个野种!你凭什么问我爸要钱!我今个儿打死你!”张轩坐在地上发着狠。

    张榕就知道这人是谁了,冷笑了声,“野种?真要说起来,你更适合。当初我爸我妈还没离婚,你妈是小三,就有了你。”

    “你胡说!”

    张榕不想跟这种小屁孩计较,不耐烦道:“别以为未成年就能为所欲为,惹急了送你去劳教所。还有你们家的钱我一分没拿,爱信不信,以后要是再敢来我的地盘,我让你见识下什么叫厉害和怕了!”

    明识眼神带着冷意,微微扫视了下地上的张轩,就见张轩一抖,白着脸爬起来就跑下山了。

    不管张建国那一家怎么吵闹都跟张榕没关系,两年后庄子落成,张榕特意下了黑名单,谁都能玩,就是张建国那么一家别想沾他这地儿一步!

    随着桃花源越来越热,钱挣得金满钵满的,反观张建国那边萧条了些,李丽更是得了红眼病深深的嫉妒着,给儿子灌输,一定要比张榕强,一定要好好学习好好赚钱。

    张轩心里也压着劲儿,他一定要超越张榕那个野种。

    读书压力大,张轩少年就白了头,结果高考太过紧张,考了个二本,在国内读了两年,跑去出国,学的金融,结果回来后就知道事业难做了。

    而桃花源像是在作对一样,就屹立在张家村,他终究无法超越。

    张建国每次路过桃花源都在想,要是当初不那么绝情,今天张榕的这一切光荣,也会是他的。

    -------------------------------------

    塔利。

    这天心脏处微微震动,而一直守在旁边的明识瞬间睁开眼,第一眼就看见层层白丝包裹下裂了一条缝,一双明亮的眼露了出来,正好对上明识的眼。

    “榕榕。”

    张榕感受着不一样的新生,他就像是睡了一觉,漫漫黑暗,从包裹的白丝中出来,明识伸手抱过爱人,“回家。”

    有你的地方才是家。

    “明识。”张榕摸着明识发亮的胸膛,脸上带着笑,“明识、明识、明识。”

    俩人交换着亲吻,适应了塔利的生活后,张榕就闲不下来了,无穷无尽的生命里,总要给自己找点事做。

    “我们当红领巾穿越玩吧?”张榕想起他的替天行道,还觉得挺有意思的。

    明识自然没有什么不同意的。

    渣攻收割机模式再次启动,而这次是夫夫联手做好事。

    系统:太好了,闲了这么久终于能用上我~\\(≧▽≦)/~啦啦啦!

    梦想币、梦想币!积分、积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