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阁 > 都市小说 > 名门婚宠,总裁情深不负 > 第384章 大结局(爱与传承)
    夏青奇一时没法接话了。

    他捞来一个长背的老板椅,捞到安阳办公桌的对面,屁股往里面一坐,盯着安阳道,“不管我姐做了什么,你都不能那么欺负她!”

    安阳不想再谈夏青筱,他垂眸盯着手中的文件,问,“还有别的事吗?”

    夏青奇一下子就恼火了,“你这是什么态度!”

    “如果你今天是为你姐的事来的,我很抱歉,那天伤害了她。”

    “你这家伙……”

    “但是,她也伤了我。”安阳盯着那些一团黑的文件,一字一顿,道,“在我还是她男朋友的时候,她上了别的男人的床,她背叛了我!”

    后面一句话,五个字,安阳说的很冷。

    又说的很镇定。

    那一刻,夏青奇的目光一顿。

    安阳又道,“没事的话你走吧,我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他很累,也很忙。

    夏青奇哼了一哼,转身,扭头就走。

    他不知道他姐是怎么搞成那样的,而她姐也没跟他说明情况,如今看来,她姐是上了陆湛的床,又被安阳发现了,所以,他一气之下,那般伤害他姐,但是,她姐真的上了陆湛的床吗?

    夏青奇带着这样的疑问又去了夏青筱的住处。

    但是,他又看到了陆湛。

    他眯了眯眼。

    陆湛笑着走过来,“你也来找你姐?”

    夏青奇挑眉问他,“你喜欢我姐?”

    陆湛毫不隐瞒,点头道,“嗯。”

    “那你知不知道,她跟安阳在一起很多年了?”

    “知道。”

    知道你还喜欢?

    夏青奇忍不住在心里肺腑,他姐何时这般吃香了?

    他正了正脸色,道,“不管你喜不喜欢我姐,都请你不要打扰她的生活,她若接受你,是你的福份,她若不接受你,那是你的命。”

    陆湛笑道,“你有喜欢的人吗?”

    夏青奇撇嘴,“管你什么事。”

    陆湛道,“你若有喜欢的人,就不会说这样的话,如果我有心爱的人,却不能得之所爱,你觉得,会甘心吗?”

    “不甘心又如何?”

    陆湛将手往裤兜里一插,俊逸斯文中,笑出声来,“不甘心自然就会想尽一切办法得到手,你认为呢?”

    夏青奇听着这样的话,眼眸深深地眯了起来。

    他打量着眼前的男人。

    与安阳比起来,陆湛绝对是更加英俊的。

    可是论起沉稳和成熟,自然是安阳略胜一筹。

    但此刻,这个男人给他的感觉,完全的是强势中带着咄咄逼人,这就是年轻无畏吗?

    夏青奇耸耸肩膀,“你想看我姐就去看吧,我先走了。”

    陆湛笑道,“你不上去了?”

    “不上了。”

    夏青奇转身离开。

    陆湛也没停留,直接上楼。

    上楼后,他没有马上敲门,而是靠在墙壁上吸了一根烟,吸罢烟,他平复了一下心情,伸手,敲门。

    但是,这次敲了很久,门内都没有响应。

    他蹙了蹙眉,又敲了一阵子。

    依旧是没人。

    没人?

    陆湛掏出手机,直接打给夏青筱。

    夏青筱那边很久才接听,“陆总?”

    陆湛问道,“不在家?”

    “嗯。”

    “在哪儿?”

    夏青筱看了一眼对面的一家四口,抿抿唇,“朋友这里。”

    “朋友?”

    陆湛脑海里开始过滤夏青筱周边的朋友,她原是齐氏建筑齐虹身边的秘书,后来又是齐飞月身边的秘书,再后来又是陈襄南身边的秘书,她认识的人,可谓是多了多,他扯扯衣领,“哪个朋友?”

    这个时候,也不知道会那般在意她在哪个朋友哪里。

    或许,男人也有第六感。

    而夏青筱却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只是问道,“陆总有事吗?”

    当然是没事的。

    他只是过来看看她,顺便趁她跟安阳闹矛盾的时候趁火打劫,他承认,他这样的做法不君子,但,追女人的时候,谁会讲究君子之风。

    他顿了一顿,说,“也没特别紧要的事,就是过来看看,你的身体好些了没有?”

    “好多了,多谢陆总关心。”

    陆湛就真的没法再接下去说了,他道,“那你跟你朋友玩吧。”

    “嗯。”

    夏青筱将电话挂断。

    挂断后,齐飞月笑道,“哦,陆总?陈襄南身边的那个陆湛?”

    夏青筱点头,“是他。”

    齐飞月就趴着沙发扭过头,冲餐桌边跟卜时念两个人乐此不疲地做着蛋糕的卜锦城道,“你上次说,陆湛是深姐的弟弟?”

    卜锦城抬头看她一眼,笑道,“怎么?”

    齐飞月嘟嘴,“是不是啊?

    “嗯。”

    齐飞月就乐呵了,“深姐的弟弟如今要抢你手下大将安助理的女人啦!”

    夏青筱脸一红。

    卜锦城挑眉看过来,“安阳没有向你求婚?”

    夏青筱顿时一懵,“什么?”

    卜锦城啧一声,心想,那个家伙连个女人都搞不定,怎么当他的助理的?简直是在给他丢人!

    卜时念听着大人们的聊天,笑着接一句,“我爸爸是说,安叔叔没有向你求婚吗?他上次哭丧着脸来找我妈咪,大概就是在寻求妈咪的帮助,但爸爸给他出的主意,让他买戒指。”

    卜锦城,“……”

    齐飞月,“……”

    夏青筱,“……”

    卜锦城问她,“你是什么时候听到爸爸这般说的?”他当时有说买戒指吗?他只是说,女人都爱戒指吧?她的悟性很高啊。

    卜时念笑道,“就前天。”

    卜锦城肯定道,“爸爸没有那样说过。”

    卜时念嘟嘴,扬声唤卜时秋,“哥哥,你来说,爸爸那天是不是说过了?”

    一直坐在那里静静研究着某战斗型车的小男孩抬起头,很酷很拽地丢一句,“不知道。”

    卜时念,“……”

    齐飞月看着夏青筱,笑道,“你别听念念胡说,但是,安秘书真的没有向你求婚?”

    夏青筱,“……”

    她说,“没有。”

    齐飞月看她一眼,把她拉上了楼,坐在了客卧里的沙发上,说,“筱筱姐,我听阿锦说,安阳这几天都是一天二十四小时呆在公司里,他是个什么样的人,你应该比我更清楚,他若是做了什么事情伤害了你,你疼一分,他就疼十分,两个人闹了矛盾,不应该这般冷倔着,要好好沟通解决,不然,他那样窝在公司里会出事,而你,大概也不开心吧?”

    夏青筱听了这话,抬眉看着她。

    看着,她倒是叹了一声,伸手,抚摸了一下她的头,“二小姐是真的长大了。”

    以前,可都是她们给她灌心灵鸡汤呢。

    现在,倒是反过来了。

    齐飞月笑道,“我也是经历过才懂得。”

    她与卜锦城,中间确实闹过很多矛盾,好过,坏过,冷战过,敌对过,但最终,伤了自己,浪费了岁月,还是要携手共进,风雨同舟。

    夏青筱沉默了。

    齐飞月不打扰她,让她一个人想清楚。

    今天卜锦城让她打电话给筱筱姐,请她来家里吃顿饭的时候,她就很奇怪,卜锦城向来不喜欢别人来打扰他的生活,却让她邀筱筱姐来吃饭!

    后来才知道,安阳在虐待自己。

    当然,安阳是卜锦城的助理,目前又在全权管理着创娱国际,自然是不能让他有事的。

    用卜锦城的话说,创娱国际现在已经是你的了,你自己的员工,你不担心?

    好吧。

    齐飞月其实是知道,卜锦城担心安阳。

    当然,私心上讲,齐飞月也是希望夏青筱能够跟安阳在一起的,因为他们两个人,年龄相仿,曾经敌对过,后来同居过,所经历之事,远比别人都要多,都要深,而这样的两个人,一旦在一起之后,就定会珍惜彼此。

    因为,爱情来的如此不易。

    夏青筱想了一会儿,她站起身,说,“我知道二小姐的意思了。”

    齐飞月有点担心地问,“你真的明白了?”

    夏青筱点头,“嗯。”

    齐飞月看着她。

    夏青筱难得地笑了,“你说的对。”

    “嗯?”

    “我先走了,就不打扰二小姐跟卜总的夫妻生活了,卜总大概是万不得已才让你喊的我,看来,安阳真的不太好,我先去看看他。”

    最后一句话,彻底让齐飞月放下了心,她点头笑道,“那我就不留你吃饭了,等你跟安阳的事情定了,我再请你们一起过来。”

    夏青筱没应,只笑着出了门。

    等她一走,卜时念就问齐飞月,“妈咪,相爱的两个人为什么要相互折磨呢?”

    齐飞月喝汤的手一顿。

    卜锦城夹菜的手也一顿。

    卜时秋默默地抬头,看着卜时念。

    卜时念眨眼,“怎么啦?你们都看着我做什么?我问的不对吗?”

    齐飞月笑着将汤碗放下来,“你问的没有不对,但是,这个跟你什么关系?你才几岁?”

    卜时念伸出嫩嫩的手指头,“七。”

    卜锦城将筷子放下来,知道自己的女儿比别人家的都早熟,他有点无奈,但更多的是宠爱和引导,他笑道,“念念这话问的不对,既是相爱,就不会相互折磨,你要知道,生活中会有很多矛盾,每个矛盾又有正反面,你只看一面,就会忽视另一面。”

    “哦。”

    卜时念似懂非懂。

    卜时秋却是听懂了的,他又垂下眼,继续吃饭。

    齐飞月看着卜锦城,取笑道,“你给念念解释的这般好听,你自己不也犯过同样的错误?”

    卜锦城笑道,“幸运的是我没有错过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