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阁 > 都市小说 > 我家总裁爱吃醋 > 第335章 番外之又见爱情
    飞机呼啸的落在S国的停机坪上,这已经是近一年宁家远不知道第几次这样往返于两国之间。

    生活就靠习惯,不过连续了几次之后他终于在五月的某一天,认识到一个别样风情的姑娘。

    宁氏的珠宝生意在Z国做的风生水起,也算是小有成就,拎着为数不多的行李宁家远匆忙从机场出口出来,刚买了杯咖啡还不等助理来接自己,慌乱中醇香的黑咖啡尽数泼到对面的人身上。来不及找到身后造成这一切事故的罪魁祸首,宁家远从包里立刻翻出纸巾,“抱歉,小姐。”

    问她有没有事的话已经多说无益,满身的咖啡香气足以证明她的狼狈,尤其是手上已经黑屏的手机,宁家远无比懊恼刚才自己的走神行为。

    如果自己多加几分注意,也许就不会凑成这场闹剧的发生。

    领略着S国的好风光,机场门口站着的那个人有些贪婪的大口呼吸新鲜空气,手机上叫的车子离自己还有两分钟的路程,可全然不影响她的好心情,玩了整整半年的时间,S国也将作为她的最终目的地。

    不过这样的兴奋显然没有持续多久,直到眼看着一杯咖啡洋洋洒洒钻进自己怀抱里的同时她已经忘了躲,藏在墨镜下的双眼紧闭,就知道等待迎接她的不会是什么好事。

    浑身黏腻的感觉让她极为不舒服,尤其是自己最心爱的那件荷叶边雪纺衬衫上已经满是污渍,一把摘了墨镜,皱着眉头问道:“先生,你眼睛是不是……”

    “是你?”

    对上他的视线两人异口同声,姑娘硬是生生咽下自己没说完的话,如果没记错的话这已经是他们的第四次相遇。

    虽然前三次几乎都是擦肩而过,可不得不说机缘巧合下,还是让他们记住了彼此。

    宁家远也明显一滞,随即反应过来,抱以歉意的笑笑,“Cheryl小姐。”

    “程依然,我的中文名字。”虽然高挺的鼻梁以及深邃的双眸显示了她和中国人不一样的血统,不过她的血脉里也的的确确有一半中国人,这也要多亏了她那个华裔老爸的功劳。

    纸巾能擦去咖啡却擦不去它的味道,此刻程依然微微皱着眉头,她对于身上的惨状倒是没什么在意,不过手机显然是已经救不回来了。

    第三次开机失败,程依然已经彻底不抱任何希望。看着她有些懊恼的样子,宁家远心里的歉意也随之加深,“程小姐,非常抱……”

    从背包里掏出湿巾,程依然暂时解决了一下狼狈的自己。不理会他的道歉,边低头擦着黄褐色水迹,边把手伸到他面前,“不需要你的道歉,把手机借我。”

    下意识迟疑了几秒,宁家远从口袋里掏出手机交给她。不过面前倒也是个有趣的人,都已经这样还是不忘手头上的事。

    不知道她来回摆弄着什么,宁家远这么站在一旁安静的等她。

    和她的几次见面都是在飞机上,似乎只要自己出差就会在座位的某一个角落发现她,加之这次小小的意外,宁家远不得不相信他们之间是不是有些某种不可分割的联系。偶然之间在飞往Z国的航班上她就坐在自己身边,也是那次他才知道了她的名字同时这个混血儿的姑娘也留给自己极为深刻的印象。

    毕业旅行,一走就是十几个国家,宁家远失笑,的确是个很有趣的姑娘。

    只是不知道她这一次的S国之旅,又将停留多长时间。

    两人相对无言的面对面站在机场门口,直到扬起一阵风吹得她下意识的缩了缩身子,宁家远才后知后觉脱了自己的外套披在她身上。

    摆弄手机的手突然停顿下来,程依然轻笑一声,反问道:“你是在对我献殷勤?”连她自己都忘了是从哪里学来的这句话,不过似乎总能从爸爸妈妈拌嘴的时候听到,不由分说的裹紧身上的薄外套,其实她也不想就这么狼狈继续自己的旅行。

    听闻这话宁家远哭笑不得,回答道:“如果程小姐必须这么想,我也没有办法。”

    “真是个无趣的男人。”

    小声嘀咕了一句将手机还给他,不过身上这件衣服已经得了她的欢心她并不打算一并交到他手里,转身一带而过自己的行李箱,“别想逃避责任,我会找到你的!”

    说完一阵风似的丢下宁家远匆匆离开机场,只剩他独自一人还有些没反应过来,不过她这做事风风火火的性子倒让他想起自己的傻妹妹,良久摇了摇头转身朝着反方向离开。

    此刻,他并没有察觉到已经在潜移默化中改变的东西……

    一年多的时间身边太多的事情发生改变,忙碌的生活也时常听妹妹讲起舒晓的生活,算来从婚礼后他似乎就没再见过她。

    她现在过得很好,有温馨的家庭甚至有两个可爱的孩子,即便并不在她身边,宁家远也能感受到来自她的那份幸福,这样对他来说就已经足够。而长久间放在心里的那份感情,也都在随着时间的流逝幻化成珍重。

    他希望舒晓会一直这样幸福下去,也算不枉自己藏了这么久的情愫……

    长时间的旅途奔波没给宁家远半分喘息的时间,忙了整整一天,好不容易回到自己的临时处所,围着浴袍从浴室出来也总算得空给了自己一些放松的时间。

    手机控制不住的振动起来,宁家远皱眉折回客厅翻看,良久一丝久违的笑意爬上他脸庞,像是提前知道她不会这么轻易地放过自己一样。

    “泼了我一身咖啡,就想这么不了了之?”

    宁家远几乎没犹豫的直接拨回那个号码,“大叔,你真是个无趣的人,干嘛要打电话?”电话另一端是极其不满的声音,按照她此刻的心里所想,他应该给自己回复一大段道歉的话才对。

    “大叔?”

    听到这个称呼不禁让他眉头蹙起,不过31岁而已,还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老吧。

    对方倒是很满意自己对他的这个称呼,完全不理会电话另一端脸色已经有些阴沉的人,自顾说道:“我的衣服还有手机,我爸爸说如果解决不了的事可以找警察叔叔。”

    后面的半句话加之得意的语气不禁让宁家远笑出声,看样子如果自己不能做出一个合理的解决办法,怕她是准备报警了才对。

    悠闲地踱步到窗口,望着楼下的灯火通明,车水马龙。宁家远笑道:“那程小姐想怎么解决?需要我上门负荆请罪?”

    “那是什么?”对于还不能完全熟练掌握中文的程依然来说,‘负荆请罪’对她来说理解起来还有些难度,“还有,叫我依然,我不喜欢你叫我程小姐。”

    执拗的语气,引得宁家远脸上笑意渐浓,他顺势说道:“好,依然。”

    “你让我的手机坏掉,到底该怎么补偿我?”如果放在平常只是手机出了点小问题她根本不会放在眼里,可她现在一个人在S国,没有亲人没有朋友,要是连手机都背叛她恐怕就真的要寸步难行。

    宁家远不知道她想要什么,顺着她的意思又说道:“如果不介意的话程……依然你把地址给我,我会让助理亲自送到你手里一部新手机。”

    “不要。”不等他说完,程依然就抢着回答,“我不要,我要你来,我要见你。”

    未免有些幼稚的话在宁家远耳朵里就像是他那不懂事的妹妹一样,不过毕竟是自己犯错在先,只好妥协道:“那好,我亲自送上门。所以,你在什么位置?”

    嘴里叼着一根芝士条,程依然还记得自己出来前预定的酒店名字。

    “METX。”

    很满意的报了名字,宁家远又是一愣,回身看着酒店记事簿上METX的logo,脸上浮上浅笑,“那好,明天,我们不见不散。”

    有预感他似乎准备挂电话,程依然激动道:“等,等一下。”蜷缩在酒店的吊椅上,她身上还盖着白天的那件薄外套。

    “怎么了?你还需要什么?”

    不得不承认,那上面有好闻的味道,有些像古龙水又带着薄荷糖的清新。贪婪的缩在里面,程依然蛮横的扯掉脸上的面膜,露出一张少女通红的脸。

    “大叔,你有没有女朋友?”

    说完不等对方回答果断挂掉电话,程依然钻进他的薄外套,懊恼自己怎么能这么大胆?

    萍水相逢,几次擦肩而过却都给彼此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那种感觉让22岁的程依然不禁蠢蠢欲动,也许在清晨迎接那杯咖啡的时候她就已经有预感。

    有那么一瞬间,她忽然就明白爸爸当年在国外遇到妈妈的感觉。

    十分钟后,手机‘叮’传来一个声音。

    “现在说没有还来得及?”

    一声尖叫从METX酒店的某一间套房里传来,程依然惊喜之余激动地差点忘记回复简讯,刚敲好自己的下一个问题谁想突然出来一阵敲门声,无奈之间起身到门口问道:“是谁?”

    “Housekeeping!”

    走廊里昏黄的灯光为男人镀上一层金色,想也不用想也能猜对她此刻正透过猫眼儿在观察自己,良久他脸上的带着浅笑,“程小姐,你的手机到货了!”

    细数下来多次的缘分似乎早已注定他们以后的结局,既然这样,那他又为何不早些行使这项权利?

    生活不仅需要习惯更需要向前看,宁家远心里只有一个信念,希望这一次爱情来得刚刚好……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