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阁 > 都市小说 > 将错就爱 > 第140章 恋上一阵风——番外(全剧终)
    美国&洛杉矶。

    今天又是圣诞节,人们为了庆祝圣诞而欢呼。大街上,不时地出现一个圣诞老人,分派着礼物,气氛很热闹。霓虹灯闪烁着光芒,到处都可以听见圣诞歌曲。

    MerryChristmas——MerryChristmas——

    矗立于黄金地段的商业大厦,帝国大厦顶楼有人伫立于落地窗前俯视夜景。

    办公室的大门被人轻轻敲了几下,已经年迈精神却依然抖擞的拉里伯伯走了进来。而他的手中,还拿着一封书信。

    书信的邮戳则显示为中国台北。

    拉里管家走到他身后,沉声说道,“风少爷!有您的信。”

    “扔掉。”姬凌风没有回头,吐出这样两个字。

    如此的他,已经从父亲姬立行以及母亲展凝手中接手两大组织,成为了新的地下统治者。由于他的身份神秘,身份又特别,外界的人纷纷称呼他为“风老爷”。而这个尊称,还被姬立行以及展凝笑话了好久。

    拉里管家看了看书信,又是说道,“您不打算看看吗。”

    “扔掉。”他还是那两个字。

    “风少爷,这封信是在三个月之前又中国台北寄出,由于周转了许多地方才被下面的人送到这里。既然少爷这么说了,那我就把信销毁了。”拉里管家说着,拿着书信转身作势要走。

    姬凌风忽然有了反应,侧身问道,“拿来!”

    “少爷!”拉里管家停步,将书信双手递上。

    姬凌风接过书信,看着书信上“徐丹文”这个名字突然有些失望。他的兴趣缺缺,撕开了信头。取出里面叠好的信纸,翻开来看。一低头,瞧见信纸上那一行字,突然瞪大了双眸,眼底闪烁过无数暗涌深邃。

    他呆愣在原地,久久无法回过神来。

    而一旁的拉里管家见他如此神情,担心地喊了一声,“风少爷?”

    姬凌风只感觉眼眶酸涩,心中焦急。又是气闷,又是悲愤,伤心与欣喜在这个时候齐齐涌向自己。他的一颗心,一下子升入天堂,又被狠狠摔入地狱,瞬间冰火两重天。捏着信纸,他颤抖了声音,“马上准备飞机,我要飞台北。”

    “是!”拉里管家应声,退出了办公室。

    姬凌风眯起眼眸,突然笑出了声,笑声那样凄厉。

    「凌风。朝阳生病了。我想她不是不喜欢你。而是没有办法再喜欢你。」

    ※※※

    中国台北。

    十二月二十五日,圣诞夜在昨天已经度过。今年的圣诞节,依旧没有下雪。因为天气也不冷,所以也不可能下雪了。不知道下个圣诞节,下下个圣诞节会不会下雪呢?朝阳站在某家制作糕点的店内,望向窗外。

    她已经习惯去做小熊饼干,而且还将小熊饼干烤得焦焦的样子。

    但是口味和以前相比要好上很多,也十分够水准。

    有人问她,为什么要把饼干做成这个样子。她说那是因为这个饼干有回忆。什么回忆?她不说,只是笑。那是她心里面的小秘密,她很自私地偷偷珍藏,舍不得跟别人分享。她也有后悔的事情,后悔答应他给他做饼干,也没有实现诺言。

    如果那个时候有做给他,那么可能现在不会有后悔了吧。

    烤箱发出提示声,示意饼干做好了。

    朝阳从回忆中转到现实,戴起手套,转身打开了烤箱门。她将盘子放在了桌子上,很用心地在上面洒上巧克力豆。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这些小熊饼干,就会想到他可恶的样子。每次做饼干的时候,她都会说上一句。

    “姬凌风,我真得好讨厌你。”她哼了一声,眼底都是心酸的笑意。

    没有人回答,一样没有人回答。

    朝阳用心地在最后一块小熊饼干上洒完巧克力豆,徐徐转过身来。但是一转身,她瞧见了站在自己身后的人。

    顿时闷住了。

    竟然是姬凌风?她、她、她有没有做梦?她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

    他穿着银灰色的衬衣,披着黑色风衣,看上去格外帅气。乌发至肩,英俊的外表,依旧冷酷的表情,只是忽然对她扬起一抹笑容,他开口说道,“你这个小偷。”

    “小偷?我?”朝阳有些懵。

    她不知道为什么他会突然出现,她甚至没有一点点准备。刚才瞬间脑子一片空白她,她都来不及去想自己要怎么跟他打招呼。近一年的分别,一年后的再见面,在这家糕点店里面。原本还以为,从此以后再也不会见了。

    姬凌风望着她,指责道,“你这个小偷,偷了我最重要的东西,还把我甩到一边不理不睬。”

    “我偷了你什么东西了?”朝阳莫名其妙,原本就慌张的她被他搞得更加茫然。

    姬凌风慢慢地走到她面前,低下头与她对视,“小时候你离开,竟然没有把小熊饼干送给我!你答应给我做饼干,也没有给我做!我向他们说了道歉的话,你依然没有原谅我!你真得很过分很过分!”

    他愤然地说着说着,却柔和了神色,“更过分的是,你偷了我的心,却不把它还给我。”

    朝阳一下子浑身犹如触电,因为他一句话,整个人惊颤。

    “你……”

    “你给我闭嘴!”姬凌风一把拥抱住她,将她抱得那么紧那么用力。她都感觉到了疼痛,但是为什么她那么开心呢?朝阳任由他拥抱,眼底凝聚起泪水。好象做梦,他突然就出现在她面前。

    她害怕是梦,所以惊恐地拥抱他。碰触到他温热的体温,又下意识地松开了他。

    “姬凌风……”她喊了一声。你为什么要来。

    他却阻止她开口,闷头闷脑地说道,“朝阳,你太过分了。真得太过分了。把我就这样丢掉了。小时候,你已经丢掉我一次了。长大后,你又把我丢掉一次。现在给你次机会,你还会不会把我丢掉。”

    “不许说谎,不许骗自己,不许逞强,全都不许。”

    姬凌风沉声说着,伸手抚向了她的脸庞,“告诉我,你会不会。我很记恨,我很记恨。”

    “我……”朝阳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对不起。”过了好久,依旧说了这三个字。

    姬凌风笑了,云淡风清地笑,“我就知道你会这样。你可以把我丢掉,但是我不想被你丢掉。朝阳,你不要我,我只好把你带走。带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去,让你一辈子也逃不走。没人可以找到你,我要把你带走。”

    “我爱你。”

    他说着,低头亲吻了她。

    朝阳忽然哭了,泪水顺着眼眶流出。

    他尝到了涩涩的味道,忍着伤痛将她抱起。

    ※※※

    蛋糕店外,一辆房车停在路边。

    豪华房车的出现,引起了路人的注目。而更让人注目的是房车前所站的一男一女。

    男人穿着意大利纯手工大衣,看上去大概四十多岁,却十分俊朗成熟。依稀可见年轻时的帅气,笑得时候十分从容。而他挽着的女人温柔漂亮,贴身的洋装修饰出她完美的身材,那种沉静的气质会让人心生安详。她的眼底,不时地闪过一抹狡黠。

    姬立行与展凝两人几乎已经是销声匿迹了,他们喜欢去各个国家旅行,喜欢携手而行。

    这次来到台北,也是因为拉里管家的电话通知。

    他们望着蛋糕房内走出的少年,只是微微笑。

    姬凌风抱着朝阳来到姬立行以及展凝面前,坚决地说道,“对不起,爸爸,对不起,妈妈,我要带她走。我要陪着她,并且照顾她。一生只爱她。”

    “回家吧。朝阳,我们回家了。”展凝露出一抹笑容,轻声说道。

    姬立行拍了拍爱妻的手腕,感慨地说道,“朝阳,欢迎你成为姬家的一分子。我这个儿子,以后交给你了。麻烦了。”

    “……”朝阳热泪盈眶,却因为病而不能言语。

    这样的幸福,她怎么舍得拒绝,她无法拒绝,她想拥有……

    姬凌风抱着朝阳坐入房车,姬立行挽着展凝也转身跟随其后。

    马路上,人来人往。

    一旁的柱子后,佐斯望着他们离去的身影,只是沉默祝福。无论你在哪里,无论你身在何处,无论你是否会知道,朝阳,希望你幸福快乐。希望你每一天,都幸福快乐……

    房车发动引擎,载着几人朝着前方驶去。

    远方将会面对的是什么,没有人知道。我们一直在遗憾过去,一直在畅想未来,可是唯一能做的却是抓住现在所拥有的。

    ※※※

    瑞士&格斯塔德。

    美丽的格斯塔德,这里是出名的滑雪胜地。

    圣诞夜已经过去了,今天是圣诞夜之后的第二天。上午十点,格斯塔德滑雪场的负责人收到了一通神秘电话。同一时刻,格斯塔德滑雪场上市公司的银行帐户内多出了几千万。电话里,神秘人这样说道,“我要包下格斯塔德滑雪场,三天时间。”

    “好、好的,先生。”负责人吃了一惊,直觉地认为这不是普通有钱有势的人。

    神秘人又说,“我喜欢清净,除了十个工作人员,我不想看见其他人。”

    “明白了,先生。”

    “嘟嘟——”两声,电话随即被挂断。

    当天,格斯塔德滑雪场被封闭了。按照要求,整座滑雪场只留下十名工作人员。之后的一个小时,数十辆豪华轿车从不知名的地方徐徐驶来。轿车的前端,标有特殊符号,那似乎是某个组织的标志。

    轿车陆续停下后,清一色的黑衣男人,俨然是保镖。

    其中两名保镖上前,将居中轿车的车门打开了。

    车内,先是下来一名英俊不可抵挡的少年。少年约莫有十八、九岁,他穿了黑色风衣,挺拔的身材,乌发随风飞扬。光是侧脸就会让人惊艳,完完全全的美少年,宛如漫画中走出来的那般,所有的言语也无法形容。

    少年转身,从车内扶出一名少女。

    少女如他一般年龄,看上去普普通通,一双眼睛温柔里带笑。

    两人依偎在一起,十分甜蜜幸福。

    在众人的注目之下,少年牵着少女的手朝着格斯塔德滑雪场徐徐走去。他们面前,是一片银白色的美丽世界。这里没有忧愁,没有烦恼,有的只是纯净以及清澈。似乎能感化太多的悲苦,留下无尽的感动。

    少女忽然停下脚步,柔柔喊道,“凌风。”

    “恩?”少年也停下脚步,扭头深情地望着她。

    她朝他迈近一步,踮起脚尖,轻轻地吻向了他的额头。她的吻那么温柔,却让他心里一阵暗涌,诧异地僵在原地。随后,她望着他灿烂地笑,他同样扬起唇角。

    “以后每年,我都带你来这里看雪……”

    “恩!”

    少年牵着少女的手,亲密无间地走在白茫茫的雪地。

    耳边,那首古老的歌谣依旧动听——

    有一天我们老了,找不到儿女孝敬。

    我会陪你坐在椅凳上听你说年轻的时候你有多帅。

    吃好吃坏不计较,怨天怨地也不怨你。

    你的手我会把你牵紧紧因为我是你的太太。

    ……

    这里是瑞士滑雪胜地格斯塔德,美丽的瑞士,感受美丽的白雪。这里是一个银白的世界,纯净得让人心生安宁。而格斯塔德更是名人热衷游玩的滑雪圣地,时常可以看见明星,更甚至是各国的皇室贵族。

    但是每年的十二月初至十二月底,格斯塔德这一块滑雪圣地却被人以巨额资金包下。

    听说在圣诞节前夕,有一对年轻的恋人将会赶来这里,度过欢乐的圣诞节。

    这一对恋人,东方人的相貌,看上去十分恩爱。少年总是牵着少女的手,带着她走在白茫茫的雪地里。后来,他们慢慢长大,少年长成了男人,少女成了女人。但是他们依旧如此,只是男人开始背着女人去雪地里漫步。

    陪伴在他们身边的是孩子,无数无数的孩子。这一群孩子是附近孤儿院的孤儿,他们没有父母,也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每年孩子们都会期待这一对夫妇的到来,这样就可以来到格斯塔德滑雪。

    没有人知道他们为什么每年都来这里,更没有人知道他们的来历。

    久而久之,也没有人询问。

    这似乎已经成了默契,谁管呢?只要幸福就好。

    年复一年,日复一日。

    时间眨眼过去,匆匆流逝,男人慢慢变老,女人也慢慢变老。

    直到有一天,他的伴侣,却没有像往常那般一同前来。那已经是十二年前的事了。

    格斯塔德陆续被包揽了四十年时间,格斯塔德的雪在这四十年内没有丝毫改变。

    一年一次的圣诞节又要来了,明天就是让人期待的圣诞夜了。

    火鸡、果汁、糖果、七彩缤纷的圣诞树以及圣诞老人,当然,还有无数无数的礼物。而今年,年近六十却依旧精神焕发的老人依旧带着一批孩子来到了格斯塔德。以前的孩子们长大了,孤儿院又收了一批新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