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夫人太冷淡 > 第319章 番外之管华与曲裳
    千影楼。

    “少主。”曲裳看着那站在阁楼上,一身黑衣,背对着自己的殷璃,踟蹰不前,犹豫了片刻,终究还是喊出了声。

    背对着曲裳的殷璃,呆滞的目光因着这样的声音,有了几分的闪烁。

    没有得到回应的曲裳,握了握垂在身侧的手,紧皱着眉头,眼底有着难掩的痛楚,忽得,她闭上了眼,单膝跪下,沉重的声音将那地板震破。

    “求少主赐属下一死。”曲裳声音坚定,决然地说道。

    “为何?”殷璃没有回头,只是发声问道。

    “属下是楼主护法,却没能护住楼主安危,罪该万死!”曲裳闭着眼,一字一句地吐出,若非她儿女情长,怎会连楼主的最后一面都没能见到。

    “此事与你无关。”殷璃冷淡的声音响起。

    曲裳不开口,只是这样跪着,闭着眼,一脸的执拗。

    皱了皱眉头,殷璃终于转过了身子,却抬眼看到了那站在阁楼外不远处的一抹身影,顿了顿,殷璃收回视线,看着闭着眼跪在地上的曲裳,道:“夜煞。”

    曲裳颤了颤身子,听着这许久许久都不曾听到的称呼。

    她不仅仅是曲裳,她是夜煞,是千影楼右护法,这一点终究是无法改变。

    “楼主已逝,本少主即将担起整个千影楼的重任,而此刻右护法一心求死,可是在质疑本少主?!”殷璃沉着声,语气中的深沉让曲裳一惊。

    忽然间,曲裳睁开眼,目光有些震惊带着慌乱,“不,不是,属下……”

    “若不是,就给本少主起身!”殷璃呵斥道:“难不成你是想要大哥辛苦守候的千影楼毁于一旦!”

    “不,属,属下,没有……”

    “起来!”殷璃瞪着眼,冷声呵斥着。

    曲裳咬着唇,皱紧着眉头,低头沉思了片刻,终究还是在殷璃的呵斥声,缓缓地站起了身子,她抬着头,看着一脸冰冷的殷璃,“少,少主,属下……”

    “有什么话,和他说即可。”殷璃扬了扬眉梢,示意着曲裳看向身后。

    不知所谓的曲裳转过了头,看着不知何时站在了身后的那人,顿时瞪大了眼,对上那冰冷又心疼的眸子,曲裳狼狈地低下了头。

    “这位是千影楼掌教管华。”殷璃沉声道,而后便转身离去。

    闻言,曲裳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管华是千影楼掌教?!

    千影楼掌教那是仅次于楼主的存在,掌管着整个千影楼的惩处,对于任何违背千影楼楼规的人,均有裁决权!

    管华策侧首看着离开了的殷璃,这才缓缓地将目光看向那仍旧是一脸震惊地看着自己的曲裳。

    “怎么,右护法见到本掌教,一点礼数都不懂?”管华冷着一张俊逸的脸,一袭白衣的他风度翩翩,在这样充满杀戮的千影楼中却是显得分外的格格不入。

    “……”耳边是这样冷漠的声音,没有任何的情绪,也看不到任何熟悉的眼神,曲裳抿着唇,微微垂着眼帘,良久,她才缓缓地拱手道:“夜煞见过掌教。”

    看着如此的曲裳,管华紧攥着垂在身侧的手,紧绷着的脸庞终究是没能忍住,对于眼前这个人,他是那么无比的心疼,目光扫向那衣裳下摆上跪着的两个印迹,眼底划过的疼惜十分明显。

    几步上前,管华站定在曲裳跟前。

    那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曲裳下意识地后退了几分。

    “站住!”管华冷声道。

    闻言,曲裳的眼帘颤了颤,停住了脚步,心底涌现的苍凉再下一瞬间消散。

    冰凉的身子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中,耳边是那气急败坏却又熟悉的疼惜声。

    “曲裳!你就是仗着我喜欢你!仗着我永远无法狠心对你!”管华紧紧地抱着怀中的人,只是一些时日不见,他的心口的思念根本无法抑制住,被叶承影轰出了九华山庄,没有任何的退路,他也放下了他心中那一点点的高傲,终究是来寻她了。

    为了她,抛却了所有的荣耀,所有的身段,甘愿入这千影楼,做一个魔教中的掌教,与全武林为敌,只愿待在她的身边,让她再也无法逃离。

    深深地吸了口气,嗅着这暖暖的气息,曲裳酸了鼻子,抿着唇,她闭了闭眼,终究还是选择去推开管华。

    “你敢违抗掌教的命令!”感受着曲裳的挣扎,管华怒着威胁道。

    “……”推着管华的手,顿了顿,曲裳有些无奈,却又气,“掌教这是在非礼下属?知法犯法!”

    “哼!在千影楼,本掌教就是法!你能奈我何!”管华雄赳赳气昂昂地说道,好不得意的脸色,眉飞色舞,总算是在自家武力值太高的媳妇面前扬眉吐气。

    只是这样简单的一句,分明是讲得那样的嚣张,可在曲裳听来却是那样的心酸,她微微红着眼眶,抬头看着那张得意洋洋的俊脸。

    管华你是圣医,是武林推崇的存在,却仅仅为了她,一再退让,一再包容,甚至于为她抛却掉一切,来到千影楼。

    这样的人,让她怎么去拒绝,又让何德何能去拥有他。

    “对不起……”曲裳垂着眼,哑着声音说道。

    声线中带着的几分痛苦,几分无措,甚至是不敢面对的挣扎。

    “我不想听这个。”管华抱着曲裳,心疼地看着曲裳那发红的眼角,指腹轻轻地拂过那微红的眼角,垂着脑袋凝视着曲裳,一字一句地说道:“一切都是我甘愿,我要的是你,是你心,不是你的歉意。”

    “曲裳,我喜欢你,你是我管华今生认定的妻,不论发生什么,我都不会离开你,也不允许你离开我,你听明白了吗?”

    曲裳怔怔地看着管华,微微发颤的唇,如何也开不了口,发红的眼眶终究是流下了泪水,她充满雾水的眸子里浸满着感动,点着头,曲裳颤着声,应道:“好,我,我答应你,不会再离开……”

    听到了这贪恋已久的话,管华嘴角高高的扬起,桃花眼里的红润也遮掩不住,猛然间将曲裳抱入怀中,分外得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情。

    足够了,这样就足够了,这一刻的管华终于明白了为何那冷冰冰的叶冰块对待弟妹是那样珍惜,那样的纵容,那样的柔情似水。

    因为,情,真的可以让人翻天覆地的改变……这样的改变却是心甘情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