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阁 > 都市小说 > 鬼夫是根绣花针 > 第135章 终成空
    蓝铎笑的很疯狂,“是啊,我犯了癔症,很久之前我就犯了癔症,只是你们都不知道,这个答案,你们满意吗?”

    “我亲爱的哥哥啊,不如我们也来一个赌局,就看我的小侄女能不能够逃出生天?”

    蓝铎已经不想顾念那点骨肉亲情了,明明经历了一样的事情,为什么自己的大哥就不能够理解自己呢?

    不过没有关系,很快自己就可以解脱了,蓝铎想到这个世界可以属于自己,再也不用有什么妖魔鬼怪,蓝铎就控制不住的发抖。

    可是蓝铎似乎忘记了,他现在也是他所厌恶的妖魔鬼怪之一,

    “你又想要做什么?你闹腾的还不够吗?”蓝锋也不知道自己的这个弟弟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为什么不肯接受现实呢?谁也不能够保证自己转生后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如果要彻底的毁灭那些妖魔鬼怪,那不是要把整个世界都给毁掉?

    蓝铎不再理会蓝锋的训斥,直接把几个人送出了这片黑色的空间。

    蓝铎的隐匿技术很好,从小就能够让人找不到他的存在,只是曾经的天赋,如今成了他虐待血肉至亲的利器。

    “当初教导的有多用心,如今就有多么的想要杀死自己。”蓝锋老泪纵横,还有谁能够比他过得更加的凄苦的吗?

    父母年幼丧生,自己是又当爹又当妈的把弟弟拉扯大,好不容易有了个爱人,结果难产死掉了。

    看着自己女儿那酷似曾经爱人的脸,蓝锋是又爱又恨,结果一个转眼,女儿就和弟弟对上了。

    刚听到蓝澜爱上了她创造出来的妖怪的时候,蓝锋也是很拒绝的,可是蓝锋也是看透了,轮回转世,谁也不能够决定自己的出生。

    当初拒绝了家族的位置也是这个原因,只是为什么自己的弟弟就看不透呢?

    甚至偷偷地挖了自己嫂子的坟墓,这是有多大的仇恨,才能够做出这种事情来?

    蓝锋感觉自己真的很失败,只是事情发生了,怎么都要解决,这么隔着放着也不是个事情。

    “先找蓝澜吧,找到了蓝澜一切都好说。”蓝锋实际上挺羡慕自己的女儿的,虽然不曾相守,可是两个人始终都活着,都相爱,他们还有在一起的机会。

    只是感情的道路太坎坷,时时刻刻的有人来阻拦,如果分开必然是很轻松的。

    只是不曾相逢,也许心绪永远不会沉重;真的失之交臂,恐怕一生也不得轻松,害怕与你重逢,但是更渴望与你相见。

    蓝锋选择了妥协,尽期可能的寻找着蓝澜,希望这两个孩子可以得到一个好的结局。

    “石头记的石头给了仙草一地露水,让仙草用了一生的血泪来偿还,蓝澜用了几滴鲜血给了你生命,你用生生世世的爱情来偿还,为什么蓝澜给了蓝铎眼泪,蓝铎却要成为蓝澜幸福。”

    “最大的阻碍呢?我不懂,为什么爱情会这么的苦。”凤无期站在第三人的角度看着这些人。

    恍然发现自己也是那局中人,不爱了是不是就不会受伤呢?凤无期没有准确的概念,但还是想要有个可以认同的归宿。

    “如果这里可以留下就好了,”凤无期的话没头没脑的,两个男人也不在乎。

    蓝澜本来还在那黑暗中找着出路,结果就看到风铎突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蓝澜,我喜欢你,你可以和我在一起吗?只要你答应我,我们肯定能够天长地久的。”风铎的眼神是那么的深情,可是蓝澜却感觉有哪里不对劲。

    “我有自己喜欢的人,而且你不感觉你自己很矛盾吗?”是的很矛盾,刚才恨不得弄死自己,现在却又忍不住来告白,怎么都有些不对劲。

    蓝澜可忘记不了自己失去记忆的时候,风铎做了些什么事情。

    “和我在一起不比和他在一起好吗?他能够给的我都能够给你,他不能够给你的,我也能够给你。”

    风铎说的痛心疾首,完全没有想过自己是她的叔叔的问题。

    蓝澜仍然拒绝了风铎的提议,重要的事情是,蓝澜看到凤瑶的尸体变成了一个巨大的黑洞。

    蓝澜想想要说什么,风铎却直接一挥手,让蓝澜到了一个不知名的地方。

    蓝澜看着周围弥漫的白雾,心中的恐惧不可遏制的发酵着。走还是不走?蓝澜有些拿不准主意。

    虽然记忆找到了,可是那些能力却并没有回来,所以一切都只能够用普通人的办法来。

    蓝澜摸出了手机,果不其然,时间还定格在蓝澜给凤瑶送衣服的时间。

    空间和时间定格的结果是什么呢?蓝澜慢慢的在这个白色弥漫的地方走动,步子小的基本上看不出来移动的距离。

    算了闭上眼睛直接乱冲吧!蓝澜闭上眼睛随便开始跑,可是过了没有多久,蓝澜就被一个东西拦住了。

    蓝澜睁开了眼睛,可是她直接就和一张黑白照片对上了眼睛!

    只是……这个照片中的人,为什么这么的熟悉呢?

    蓝澜拼命的想,最终和一个人对上了号,这墓碑上面的照片,可不就是自己吗!

    蓝澜感觉浑身冒冷汗,虽然知道这是假的,可还是忍不住害怕,情不自禁的怀疑,自己是不是早就死去了,眼前的这一切,不过是自己做的一个漫长的梦。

    慢慢的站起来,蓝澜试图找到点别的东西出来,可是四下环顾,除了那白色的烟雾,哪里又还有别的东西呢?

    一个穿着红衣的貌美女子挎着篮子慢慢的从白雾中走出来。

    “官人?”女子轻启朱唇,笑的异常的美丽。

    蓝澜这才发现自己的衣服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那个时候的官服,这个女子可不就是依徍的模样?

    “官人,奴家找了你这么多年,为什么你始终没有来找奴家?”依徍梨花带雨的轻咬朱唇,让人忍不住怜惜。

    可是蓝澜很清楚的知道,无论是依徍还是遗忘,或者是云起,这种较弱的梨花带雨,都是从来没有出现过的。

    “你是谁?”为什么要顶着她的脸?蓝澜把手放在自己的墓碑上,神色平静,一切都是假的,但是蓝澜不介意陪这些人玩一下。

    “奴家是官人的发妻啊,还是官人这些年在外已经变了心意?”女人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

    蓝澜很反感这样的女孩子,不要说蓝澜现在是女孩子,就是不是,这样动不动就哭的娇美人,想一下也不是蓝澜的菜。

    “你正常一点不可以吗?”蓝澜的耐心感觉没有多少了。

    于是直接朝着反方向走去,那个女人也没有跟上来,就这么遥遥的看着蓝澜。

    蓝澜感觉应该看不到那个女人之后,就慢慢的放松了下来,想着也许可以看到点别的东西。

    只是这个女人为什么会在自己的眼前?

    “官人果然变心了,连死后也不准备和奴家在一起,那个狐狸精就真的这么好吗?让官人连墓穴都要和奴家相望。”

    蓝澜听到这里忍不住眯着眼睛看着女人旁边的墓碑,那个墓碑上是依徍的照片,所以这到底是诶什么东西?

    蓝澜想要找清楚头绪,却发现有什么东西正朝着自己飞过来。

    下意识的后退,可还是削断了几根发丝,面前这个和自己you九分相似的女人,一下子让蓝澜看傻了眼睛。

    如果记忆没有错的话,这个女人……是自己的母亲?

    蓝澜发现自己叫不出那个称呼,因为已经太遥远了,遥远到那个女人只活在自己的记忆之中。

    现在这个女人在做什么?她想要杀死自己,蓝澜就这么站在原地,静静的看着剑刺穿了自己的胸膛。

    死亡也许真的没有那么难以接受,这是蓝澜昏迷前想的最后一件事情。

    赶到的云起他们只看到蓝澜她倒在剑下的这一幕,几个人疯了一般的朝着蓝澜跑过去,什么法术,什么能力全部都忘得一干二净。

    莫玉柔痴痴的看着剑尖上的血,手慢慢的摸上了胸口,那里似乎一下子空掉了什么,抬起头莫玉柔看到了一个男人失望的眼神。

    “我以为你会对你的女儿手下留情,你可以忘了我,为什么要忘了你拿生命换来的女儿呢?”蓝锋痛心疾首的说着。

    如果之前的心硬一点,是不是……是不是蓝澜就不会死去?

    莫玉柔想起了一切,却只看到蓝锋拿着剑刺穿了自己的胸膛,张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却发现已经再也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蓝锋毫不犹豫的拔剑,鲜血洒了他一脸,然后蓝锋把剑刺进了自己的胸口。

    这样……我们一家三口就能够团圆了吧?蓝锋这么想着,和莫玉柔倒在了一起。

    凤无期看着满地的鲜血,心中复杂的不知道说什么,“蓝澜的心脏在右侧。”

    所以蓝澜没有死,你们这一个两个的要做什么啊!凤无期很无奈,可是却很感动。

    有人愿意为自己这么做的话,她大概会笑醒。蓝澜睁开了眼睛,鲜血染红了她的双眼。

    世界开始崩塌,蓝澜和云起两个人被丢除了这个世界。蓝澜不知道想了什么,居然一下子把凤无期扯进了自己的梦中世界。

    在回过神来已经没有任何的办法了,“我似乎做了什么错事。”这是蓝澜对着云起说的最后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