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阁 > 都市小说 > 狂妃倾世:妖孽王爷宠上天 > 第1161章 至始至终 你都是唯一
    西楚国已经开始稳定下来了。看了楚晗宇寄给自己的信后,娄画脂便得出了这么一个结论。

    夜里,娄画脂已经开始调整好自己的情绪了。

    其实她也很清楚,自己对白天泽那微妙的感情,但是,似乎南湘国已经不是她能待得了的地方了,更何况,她心里本来就心心念念着楚晗宇。

    想当初还没有穿越的时候,叶辰出轨了,喜欢别的女人,对此,自己确实是无能为力的,一个不爱你的人,怎么可能逼着他再爱你呢?现在,叶辰与孙袅袅好好的在一起着。换句话说,是个男人,就不可以犯错吗?或者是说,正是因为犯错,才会变得更好吧。

    当晚,娄画脂一个人把楚晗宇为自己准备的嫁衣给收拾好,拍打了几下,拂去了些许尘埃。看着嫁衣久久的,最后才沉声道:“如果你能如约而至,我……不会再负你。”

    隔天,梦青来找娄画脂了,也就这一天开始,梦青才看到了娄画脂,虽然她依旧担心着娄画脂,但是娄画脂却跟没事人一样,出了府邸,还去了乔灵的布衣坊。

    “乔灵,最近有什么上新的衣裳呀,我这回可是要穿进宫里,参加我姐姐喜宴的。”

    娄画脂微笑着,笑容明晃晃,让梦青都不知所措了。细细数来,从西楚国回来的娄画脂就没再这么笑过了吧。

    “有!画脂呀,你这个傻丫头,别人的店我不清楚,但是咱们家的店啊,绝对会有合适你的。”

    乔灵这话说得不错,要知道,不管是官家小姐还是富商儿女都会特地来乔灵的店定制衣裳,而这都功亏于娄画脂这个不好宫里衣裳而好乔灵做的衣裳,她这不偏不倚的举措就把乔灵的店带火了。

    梦青看着娄画脂的兴致,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半忧半喜。

    时间也过得很快,宫廷宴会就开始了。

    娄画脂是随着家里的人一块入宫的。娄千雅看着娄画脂精神不错,也就安心许多。

    之前见面,娄画脂虚弱极了,而现在,怎么的也算是精神饱满,淡紫色的面纱遮住了她的脸颊,可就算如此,她那双桃花大眼却是水灵灵的动人。

    入了宴会席,所有人都纷纷举杯庆祝,娄画脂自然是话少低调。毕竟,她现在可是南风锦的眼中刺啊。

    只是,她还是不理解,如果是觉得自己结交了许多有能耐的人而忌讳自己,那是不是缺了点什么。文武百官那么多,他们也都各自结交着,怎么到自己这里就不一样了呢?

    宴席上,最让娄画脂在意的是另一件事情。

    在各自游玩说笑敬酒的时候,向来不近女色的白天泽身边居然聚集了不少的女子。

    虽然都是官家大小姐,一个个都是有身份有脸面的人,但似乎都不怕尴尬,一个个都凑在了白天泽身边,为他倒酒,为他说笑。在她们眼里,白天泽就是她们的一切。

    娄画脂远远的看着,说不出话来,眉头倒是忍不住微微邹了起来。

    原来,在自己这里舍弃的男人,在别人那里是这么的受欢迎啊。

    可想而知,自己的行为对他的伤害有多大。

    娄画脂想着想着,胸口就不由得闷得慌。她知道自己对白天泽有情了。

    “哼……”

    娄画脂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一直在盯着白天泽看,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冷哼了一声,起身就道:“走,梦青,我们到处走走。”

    梦青跟着娄画脂的步伐,走出了热闹非凡的宫殿,一步步的走向了御花园。

    宫里的人都在忙过宫宴了,此时的御花园寂静无比,可不曾想娄画脂正在郁闷之时,南麟王竟然冒了出来。

    “画脂,你怎么一个人跑出来了?”

    南麟王还是一如既往的体贴,身上有着些许香酒的气息,想来刚才的他喝了不少的酒。

    “宫廷宴会人多眼杂,纷扰得很,本姑娘就是出来透透气的。”

    娄画脂说罢,就转身背对着南麟王。其实娄画脂都不知道,自己在南麟王这里有多任性,也不给他一个王爷该有的体面。

    “画脂,本王带你去个地方吧,那里可好玩了。”

    南麟王笑着,走到娄画脂身边就伸手拉住娄画脂的手腕,想将其带走。

    梦青见了那个着急,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而娄画脂倒是机敏,反手就挣脱的南麟王的手,咧嘴就说道:“王爷,本姑娘不去!”

    “哎呀,你去就知道了,那里只有晚上才行,白天就没意思了,趁着现在,你随本王去了肯定不会有遗憾的。”

    南麟王说着,就又拉上了娄画脂的手,还不由其他说话,瞧着娄画脂还在邹眉头,就干脆的一把抱了起来。

    娄画脂本来就不是很重,这一下,娄画脂整个人就待在了南麟王的怀里。

    “你……”

    “你们都下去,此行不需要他人相随。”

    南麟王说着就大步流星的走了,梦青想上去追回娄画脂,但还是被南麟王身后的侍卫给拦住了。无奈,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娄画脂被南麟王抱走。

    这时的娄画脂可是气得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蹬脚?没用!南麟王把自己抱得死死的,还生怕娄画脂掉了呢!

    “南麟王,你是不是疯了,你喝酒了?你抱本姑娘去哪里?这里黑漆漆的,你想干什么呀!”

    娄画脂害怕了,这南麟王不会是喝了酒,晕了头,想霸王上勾吧?她娄画脂可是一个不会武功的弱女子啊!

    “快到了!”

    南麟王边走边说,很快的,就走上了阶梯,这是室外,还好,不是室内……

    娄画脂额头都冒汗了,而当南麟王终于停下脚步的时候,已是站在宫廷里一座高楼台前。

    一瞬间,娄画脂忘了挣扎,就这么待在南麟王的怀里看呆了。

    这是夜里整个皇宫的夜景?不,换句话说,应该是南湘国首都之景。

    想起来,见过这样的景象时是好久以前跟楚晗宇待在山上看到的了。与那次不同的是,这次的夜景是这么的近,灯火辉煌,一眼望川,美极了。

    南麟王放下娄画脂,看着娄画脂那双突然发光的双眼,他知道了,娄画脂现在开心了。

    话说,刚才在宫廷宴会里,他的眼睛就没离开过娄画脂,从娄画脂走进来的时候,南麟王就注意到了娄画脂这一身淡紫色的群儒,配上面纱,她就是一个曼妙的美人。

    而后,娄画脂不开心了,走了出去,他都看在眼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