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阁 > 都市小说 > 嫡女探案:国公大人要追妻 > 第186章 解释
    关于给丈夫纳妾的谈话,具体情节抒怡已经不记得,不过,她当时的态度倒是没忘,因为根本不必记,纯粹是第一反应,当时,她说过,除非那个女人不在乎其丈夫,否则,是不可能让他纳妾,将其推给别的女人的。

    当时说过就放下,没曾想这人竟然记在了心里,这会儿被提起,让她想不相信他的话都难。“哦,你当时那个表情,谁知道你在想什么!”抒怡底气不足,小声哼道。

    林煜庭跟着附和,“是我的错,是我的错!”

    抒怡稍微调整了枕头的位置,动了动身子,鼻子里哼道,“不是你的错,还是我错了?不过,你的侯府也该整顿了!”

    林煜庭脸上一僵,这一路追来,他已从暗卫口中得知最近一月府内情形,堂堂侯府管事,竟对府里主子阳奉阴违,甚至吃里爬外,这是谁都不能容忍的,“怎么只是我的侯府了,是我们的!”林煜庭说到此停顿了下,俯身抱起抒怡,将她往床里挪了挪,自己在外侧躺下,这才继续开口,“你也知道,像我们这样的身份,府里难免会有别处安插进来的人,这些年来,一直相安无事,我也就没有计较,谁曾想,竟纵容出了如此大乱子!”

    林煜庭说得含蓄,抒怡却听明白了,所谓的别处安插进来的人,这世上能让他置之不理的除了皇上和皇后的,也没别人有那么大脸了。恐怕连他自己都没想到,算计他的,会是自己不曾设防的姑母。

    抒怡不免叹气,皇后娘娘对她估计厌烦透顶了,恨不得她立刻从定国公府消失,都开始插手娘家府中事了,她自嘲一笑,道,“乱子算不上,说到底还是我这个主母做的不合格,不过,现在说这些也没什么必要了,下次成亲一定要找个让长辈喜欢的。”

    这次的事,说到底对抒怡是一次打击,她半辈子骄傲,成亲了自觉自已经改了脾性,却依然让人百般不满意,即便没有与林煜庭彻底决裂的打算,也不会就此翻过,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

    做妻子,做当家夫人,她可能的确不如别人,也做的不够,但婚前她是什么样的人,她皇后娘娘不会不清楚,既然仍然让自己侄子娶她,就说明当时是接受了她性子的,那么成亲之后的百般刁难,在抒怡看来,就是纯粹找茬了。

    “还生气呢!咱们这不都说清楚了吗?你还真打算跟我分道扬镳啊!”林煜庭开始一听抒怡竟然自己检讨了,心里还美滋滋的,心道总算哄回来了,哪知一口气尚未吐完,又听到抒怡后面的半句,一颗心瞬间重重跌落。

    “我天性懒散,又不安于室,更做不来内宅勾心斗角,侯门主母,确实无力承担。我也想明白了,既然做不来,就不必勉强了,弄得几方不痛快。京城这地儿,也不怎么适合我,想来想去,还是去西北吧。”不待林煜庭开口,抒怡接着道,“这几天就在此处休养,之后直接回西北,你也不必守着了,趁着哥哥们没到,赶紧回京吧!”

    林煜庭在抒怡说话的时候,已经撑起身子,面向抒怡,盯着她看了,见她一段话下来,一句比一句认真,完全不像是开玩笑的模样,脸上的笑慢慢消失,直至冰冷,“你是从来都没有打算跟我过一辈子吧?既然如此,当初又何必招惹我!现在想走就走,我……不……同……意!”说到最后,每一个字都仿佛是从牙缝里蹦出来似的。

    抒怡撇撇嘴,冷哼一声,直接拉过被子,将自己整个盖住,好半晌才瓮声瓮气反驳,“谁招惹你了!”对于林煜庭的冷脸,抒怡嘴角不自觉上翘,要的就是他生气!

    被子外面沉默了几息,接着抒怡只觉身子一沉,被人连着被子压住了,待脑袋被他从被子里拽出来,对着一张逐渐放大的脸,抒怡不自觉开始心慌起来,直觉若不此时阻止,情况恐会失控,情急之下,扯开嗓子喊道,“疼!疼!你碰到我伤口了!”

    林煜庭只得爬下来,掀开被子,就要扒开抒怡身上的衣服检查伤口,被抒怡伸手拦住,“你干什么?”

    林煜庭皱眉盯着伤口的位置看了好一会儿,翻身坐起来,扬声喊小杉进来给抒怡检查伤口,上药。然后在抒怡瞪着的目光中,灰溜溜的出门。

    待人走远了,抒怡才阻止小杉的动作,“行了,别折腾了,伤口没裂开,不必上药!”

    小杉收回手,沉默半晌后语重心长道,“姑娘,姑爷刚才的神情,很是落寞,您……还是适可而止吧。”这都已经让皇后娘娘不满意了,把人欺负的狠了,娘娘知道了指不定又怎么还回来!不过这话,小杉只敢在心里琢磨琢磨,没敢说出来。

    “我知道分寸,你去吧!”抒怡心中有打算,却又不甘心,所以才会可着劲折腾林煜庭,仿佛错过了这次,以后就没机会了。

    小杉情绪复杂的退下,主子的事,她也不敢过多质讳。

    在人都出去后,抒怡自己盯着账顶发呆,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外面忽然一阵喧闹,接着一群脚步声越来越近,抒怡以为又是哪家官眷过来探望她的,知道外面有人应酬,她只蹙了蹙眉,没有动作。

    哪知房门竟然被从外面推开,冲进来几个稍显杂乱的脚步,“伤在何处?现在如何了?我们必须亲眼看看才放心,你们给我让开!自己妹妹的房间,怎么进不得了?”

    “大哥?二哥?你们……”闻声转过头来的抒怡叫完最前面的两人,才发现后面还跟着好长一队,看这阵仗,不会是都来了吧?抒怡惊喜高兴的同时,心底不免担忧,也不知道林煜庭是否得到消息,是否想好应对之策,希望不会被揍得太狠!

    “小妹,伤口如何了?让二哥先把把脉!”说话的是夏府老大,冲在最前面的他已经看到抒怡面色并不差,提着的心暂时放下,不过也不曾大意,直接吩咐弟弟把脉才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