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军中娇花 > 这是一个考验!
    徐睿心中淡淡的羡慕又有些嫉妒,徐家子嗣不旺,到了他这辈儿也就他和堂弟两个人而已,堂弟与他年龄相差较大,加上他自小早熟,根本说不到一块去,更别说玩了,他身边倒是没少了人,一个院的发小伙伴,一起习武的师兄弟,但那也比不上至亲的亲人,再说了,那些大大咧咧的臭小子,哪有会撒娇会发嗲的小萝莉招人喜欢啊,何况还是这么乖巧懂事的小可爱,这几年他看着齐悦意认真的打靶练拳,越来越惊奇,越来越欣赏,不自觉中,这齐家的小开心果就被徐睿放在心上了,所以这会儿他羡慕嫉妒恨的,不仅仅是那兄妹之情,还有一点点小小醋意,只是这种微妙的情绪,就连徐睿自己都没发觉。

    “咳!瑞文瑞武,有点正形,悦意啊,下来和你徐睿哥哥打招呼!”齐老太爷眼里带笑的看着兄妹三个闹了小半会儿,才想起徐睿还在,咳嗽了一声,招呼齐悦意过来打招呼,对于这个徐家小子,他还是挺看好的,这两年,自家孙子也变得懂事了些,但到底没有这个徐睿沉稳。

    “徐睿哥哥好。”齐悦意乖乖的从大哥齐瑞文的怀中跳下来跟徐睿打招呼,她和徐睿这两年在固定场合见了几次,但耳边却一直传着他的大名,老徐家的未来支柱,他们应当学习的楷模,她这个重生来的都没有这小子风光,心中自是佩服的五体投地。

    不知道是齐爷爷故意放水,还是真忘了这回事儿,齐大伯母最终是得逞了,齐悦意无奈的叹了口气,她心里大约明白了这次训练的艰苦,所以爷爷才睁一眼闭一眼,这几年从侧面观察,爷爷打什么主意,她心中有数,本来她只是想学点音乐舞蹈,熏陶自己的同时也谋个前途,将来就是不靠着家里,混个文工团绝对没问题,可目前看来,家里的人似乎不这么想,这个事儿,她还得好好斟酌一番,家人对她的好,她都记在心里,可她也想好好的想享受一把想做什么做什么的生活,罢了,走一步算一步吧,若真是爷爷坚持,她就认真考虑下,毕竟爷爷也不会害她,纠结中,神智迷离,齐悦意靠着车窗睡着了……

    “齐悦意!”一声高喊,把齐悦意从周公的怀抱揪了出来,睁开沉重的眼皮,一张大脸闯入眼帘,吓了齐悦意一跳,把头往后一仰,落空的感觉让她一个激灵,此时算是完全清醒了,这才发现自己竟然被大哥横抱着,而眼前随着她移动的大脸,正是她的发小胡欣欣。

    “胡欣欣,你什么时候上来的?”齐悦意看看左右,车还在移动,说明还没到地方,可是出大院的时候,她可没见着胡欣欣。

    “我跟师傅后上来的,上车就看到你睡的跟猪似得!”胡欣欣这两年在齐悦意的教导下,嘴巴是越来越毒了。

    “我是为了你去求周公,希望他以后能给你找个好丈夫,不然就你这干啥啥不行,吃啥啥没够的样儿,谁敢要你丫!”论毒舌,再来一个胡欣欣也不是齐悦意的对手。

    “噗哈哈!胡欣欣,谁让你不老实,非惹这个小祸害,这丫头起床后总要气不顺一会儿。”齐家大哥齐瑞文摸摸齐悦意的脑袋,为了去军营训练,这丫头把头发剪了,不过齐眉头帘齐耳短发,显得眼睛大大的她更可爱的不得了。

    胡欣欣郁闷摸摸鼻子,自知不是对手,给了齐悦意一对卫生球眼,老老实实的坐下了,齐悦意得意的一笑,从齐大哥的怀里爬起来,一转眼,看到右前座的徐睿和一个三十多岁的大叔正看着她笑,一瞬间,脸上有点发烧,但撒娇耍赖已经成为这几年的本能,对着他们做了一个鬼脸,把头埋进大哥的肩膀,继续会周公。

    一路上晃晃停停睡睡醒醒,窗外的风景是越来越荒凉,齐悦意像耗子一样用门牙一点一点的凿啃着一个苹果,没办法,她的后槽牙刚供出来,现在嚼咬东西还有点疼,当她终于把一个红富士啃的七七八八的时候,汽车停下了。

    齐悦意以为这种家族组织的玩票性军训,人数应该没有几个,下车之后她就知道她错了,站在门口的大大小小的孩子足足有二三十号人,一眼扫过去,女孩也有七八个,齐悦意不禁有些咋舌,因为她前世生活环境单纯,而今生身边的哥哥弟弟加之认识的徐睿都是从小就接受军事化熏陶和管理,自然认为其他军人家庭的孩子都是这样的,所以,有这么多人参加她认为的短期军训夏令营,除了惊讶之外,一点都没让她觉得有什么不对的。(这个傻孩子!)

    “悦意,既然来了,就努力的做到最好,让他们知道,我们老齐家的小宝贝的厉害!”齐瑞武搂着齐悦意的肩膀,闷声闷气的交代齐悦意,他早就想把自家妹妹拿出去踩死那个所谓的小天才云娜了,大院里出来的孩子,哪个不会打靶,就她能显摆,成绩好,那也是拿着子弹喂出来的,仗着自己长得像个人样,下巴都要扬上天去了。

    “别听瑞武的,悦意,你还小,能坚持就坚持,坚持不住就算了,哥哥可舍不得你吃苦。”齐瑞文和齐瑞武不一样,这两年他年纪渐长,接触的事物也开始多,齐家大伯开始注重培养他的家族观念了,所以他多少知道了些齐爷爷的意思,本来他是奋力抗争的,就如爸爸说的那样,他们老齐家上上下下好几个男子汉连个小女孩都保不住,那还活个什么劲了,所以这次名义上的军训,他根本就不想齐悦意来,因为他心里是知道这次训练的本意的,但徐睿之前的话让他多想了一些,既然生在这个家庭,悦意多了解一些也是好的,最起码将来也不至于一无所知,所以这次参加军训,齐家大哥瑞文同学,就是想让自己的宝贝妹妹见识见识来的。

    “大哥你放心吧,我会量力而为的,二哥,我打赌,那个用下巴看天的肯定是你说的天才!你放心,我肯定给你争脸!”齐悦意盯着左前方的一个穿着大红色裤子,白色荷叶领衬衫,扎着马尾辫,下巴扬得高高的的女孩,想起二哥曾愤愤的跟自己形容过几次的人物,心中百分之百肯定就是她了,据说被几个老将军夸奖过的好苗子,打靶成绩特别好,被称之为小神枪手。

    徐睿听了三兄妹的对话,默默的抿嘴一笑,顺着齐悦意的眼神朝着云娜瞥了一眼,心中不屑,矜功恃宠,有点小成绩就鼻孔朝天,岂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据他知道的,小家伙(齐悦意)的打靶成绩就与她不相上下,好像最近小家伙已经开始学习枪支拆卸了,具体成绩被齐家瞒得死死的,不过他感觉小家伙应该会给他带来很大的惊喜。

    “立正!听口令站成两排,男的站左侧,女的站右侧!”大门口跟菜市场一样叽叽咕咕一大群人,齐悦意这才发现,好多孩子都是父母或者亲属送来的,有的大人在哭,有的小孩再哭,好像生死离别似得,她正看得热闹,忽然身后传来一声大喊,吓了她一跳,不自觉的挺身站好,然后跟着命令,在徐睿和哥哥们的男队列旁边站好,身后则站着胡欣欣还有另外一个女孩,而其他人虽然沉静下来,却还没反应过来的傻站在那里,呆呆的看着他们。

    “我再说一遍,听口令站成两排!现在!立刻!马上!”嗓门洪亮的身影慢慢的走了出来,齐悦意这才看出来,竟然是胡欣欣的师傅,跟她坐一个车来的周叔叔,现在的他可不像车上那般笑模笑样了,沉着一张大黑脸,好像谁欠了他八百万似得,这变脸的功夫,简直让齐悦意佩服的五体投地。

    那边还在离别的孩子们,不情不愿的磨蹭了过来站好,那个叫云娜的走过来站到齐悦意的前面,愣是把齐悦意给挡了个严实,齐悦意朝天翻了一个白眼,敢情儿这姐姐不仅仅是天才神枪手,还是一只自恋的白孔雀,逮哪都得显摆自己一把!

    “你!站到后面去!”周叔叔,哦不,现在该改口叫周教官了,周教官很给力,一个瞪眼,愣是把高出齐悦意一个头的云娜给赶到了最后一个,这下也算两全,最起码云娜也算占个第一名了,虽然是倒数的!

    “请家长们,尽快离开!”这位周教官似乎满有威严的,在场的家长不乏一些在编的军人,但没有一个提出异议的,虽然妈妈阿姨们还在抹眼泪,但也都默默的上车离开了,那一步一回头的样子,让齐悦意有些心酸,转而想到出门时候大伯母殷殷切切的叮嘱,心里又暖暖的。

    “向右看齐!立正!稍息!我不知道你们被送来的时候,家里是怎么交代的,但是我得告诉你们,这不是军训,更不是夏令营!这是一次考验,至于考验什么,等你们过关了再说!我不管你们背后有什么样的靠山,在这里,就只有一句话,合格的留下,不合格的滚蛋!”周教官的话像惊雷一般捍人心魄,这些不大的孩子们还不知道,从这里开始,他们将踏上了一条完全不同的人生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