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阁 > 玄幻小说 > 种田系修仙 > 第三十六章 玉髓米
    “我爹平日里太忙了!”

    “他只教我怎么做人!”

    “我学东西,他都不管我的,让我自己找师傅学!”

    “咱们同龄人里面,你术法最厉害,自然就找你了嘛!”

    孟月柔嘟着嘴,满脸委屈道。

    喜欢这种事,全凭自愿。

    她只能做好自己该做的,感化林寒。

    作为一个姑娘家,她要保留最起码的尊严。

    林寒若是不明白,她也绝不会主动挑破。

    这是她最后的矜持。

    “原来是这样!”

    “你父亲是真忙!”

    “不过教你飘雨术,这个确实用不着他亲力亲为!”

    “看在你一直诚心帮我的份上,这事就包在我身上,肯定将你教会!”

    林寒信以为真,豪爽道。

    “以后就麻烦你了!”

    孟月柔挤出一丝勉强笑容。

    果不其然。

    林寒误会了。

    真以为她是想学飘雨术,才这么主动热情。

    她心甘情愿,不求回报的帮助扶持,变成了很有目的,很有心机的故意示好。

    只是为了想方设法,跟他学习飘雨术。

    她越想越委屈。

    眼泪直往肚里流!

    “客气什么!”

    “相互帮忙,以后就是好朋友了!”

    林寒爽朗笑道。

    朋友之间,就是相互帮助。

    孟月柔尽管不是那么纯粹的交朋友,有点别有用心,别有所图,但他也能理解。

    毕竟,这里面也有他的一部分原因。

    一开始,他对孟月柔爱答不理,没有耐心教人家飘雨术。

    人家只能旁敲侧击,采用迂回战术,先和他打好关系。

    “后面我会认真教你的,每一个法诀,每一个细微变化,每一个小窍门,我都会教给你,不会有任何藏私!”

    “多了不敢说,至少能帮你把飘雨术练到娴熟境界!”

    林寒笑着保证道。

    以他在飘雨术上的造诣,这点把握还是有的。

    “怎么,娴熟境界还不愿意么?”

    林寒看孟月柔面露愁容,似乎并不开心。

    “你要是想跟我一样,达到精通境界,这真得需要常年累月苦练,不是短时间内就能达到的!”

    林寒满脸认真道。

    听他这么一说。

    孟月柔眼中都有泪水在凝聚。

    “你这怕吃苦可不行!”

    “学习术法,就要有吃苦的决心!”

    林寒一本正经道。

    “噗!”

    孟月柔没有忍住,破涕为笑。

    碰上林寒这么个铁憨憨。

    她委屈个什么劲?难过个什么劲?

    林寒还以为她是觉得飘雨术太难练,怕吃苦,才难过悲伤。

    真的是又好气,又好笑。

    “飘雨术,有空再跟你好好学!”

    “我先跟你说下,这次施雨差事的具体情况!”

    孟月柔拿出手绢,擦去眼角泪水,莞尔笑道。

    对付林寒这样的榆木疙瘩,没有别的办法,只能靠时间,慢慢渗透,慢慢感化。

    铁杵磨成针,聚沙成塔,滴水穿石。

    美酒需要时间酝酿。

    日久才能生情。

    还是要充满耐心,不能心急。

    “这次是给哪个种植大户施雨?”

    “对方有没有特殊要求?”

    林寒好奇问道。

    施雨才是正事。

    这关乎到四千块下品灵石。

    “这次是何秀家里的灵田!”

    “她家五十亩玉髓米,成熟期是五个月,每个月要施雨三次!”

    “这个要求,你肯定能满足!”

    孟月柔充满信心道。

    在施雨这一块,按她父亲的说法,林寒现在都已经是小镇施雨师傅里面的佼佼者。

    往后前途不可限量。

    专门当一个施雨师傅,都能活得很滋润。

    “何秀?”

    “她家里不是养灵猪的么?”

    “怎么也种田?”

    林寒诧异问道。

    何秀这个小姑娘,有点婴儿肥,穿着淡黄色长裙,一头蓬松头发,看起来娇俏可爱。

    没想到她家里也这么有钱。

    又养灵猪,又种灵田。

    相比之下。

    和他一样住在落叶巷的许荣,王林,萧玄他们,都算是出身贫寒。

    “灵猪饲料,主要是玉髓米,购买玉髓米豢养灵猪,成本比较高,自己种玉髓米,更划算一些!”

    孟月柔盈盈一笑,解释道。

    “跟我一样!”

    “我养二青,也快养不起了!”

    “我种了一亩星叶草,以后就专门给二青吃!”

    林寒笑着说道。

    “这还是有区别的!”

    “豢养一头灵兽,一般都是给它买着吃!”

    “星叶草每天都要施雨,半个月就要收割一次,收益也比不上灵谷,没有几个人愿意种植!”

    “何秀家是大量豢养灵兽,对玉髓米需求量太大,人家才自己种植!”

    孟月柔摇摇头,认真道。

    “你对二青的饭量,一无所知!”

    “不过从今天开始,以后你每天都要供二青中午一顿饭,后面你就知道了!”

    林寒面露微笑道。

    他又发现将二青包给孟月柔的一个好处。

    除了能拿到一年三千块下品灵石酬劳之外。

    孟月柔每天都会帮他喂养二青一顿,喂养二青的压力,也小了不少。

    “一头牛而已,能有多能吃!”

    孟月柔淡淡一笑,不以为意。

    林寒这种抠门到家的人,自己喝一碗灵粥都得犹豫半天。

    给二青花一块灵石,肯定都无比心疼。

    哪怕饭量很小的灵牛,送到林寒手里,他都会觉得这灵牛好能吃!

    对于林寒的脾性,她摸索得一清二楚。

    “二青,你听到了吧!”

    “中午你就放开吃,吃穷她!”

    林寒拍拍二青脖子,笑着怂恿道。

    “哞!”

    二青眉开眼笑,连连点头。

    “我倒要看看,怎么能吃穷我!”

    孟月柔看着还未完全发育起来的二青,满脸不信。

    这就是一个牛犊嘛!

    听到孟月柔这话。

    二青不由咧嘴一笑。

    中午能大饱口福了!

    林寒和二青相视一眼,同样露出一抹坏笑。

    孟月柔,终究还是太年轻!

    二青会教她做人!

    “对了!”

    “何秀家里,之前没有固定施雨师傅么?”

    “这次怎么会找上我的?”

    “莫非何秀家也有施雨师傅入赘远嫁了?”

    林寒面露奇怪,开玩笑道。

    “哪有那么多这样的美事!”

    “你以为谁都能入赘么?”

    孟月柔扑哧一声,笑出声来。

    林寒太逗了!

    “这次是什么原因?”

    “我运气这么好,每次都能碰上施雨空缺?”

    林寒疑惑问道。

    难道真时来运转了?